今日,惊人巧合,分明是那一年的自己,肤色,头发,衣服,还有那雨天,一模一样。突然心痛,泪不自禁,那大咧咧傻乎乎一腔热血毫无设防的女孩,兜兜转转,你是要重回原点?
那一年,你们用茶酒好菜好脾气迎接我,这一次也同,大碗到不能再大碗的奶咖,洒几滴美极鲜的煎蛋真是振奋食欲,咸味全麦面包令从不爱面包的我亦觉可口。
呆呆傻傻的人多害怕,这几年,自觉反省,尽心尽力,以为成长,才发现被打回原形。可是你说,这一年你变得多么不同,这是确定的事。
我能确定,对过去人事不记不怨不耿耿于怀;我能确定,所放弃的很对付出的代价其实是所得;我能确定,对流逝的时光感到安宁。
我把那只猴子说过的话再看一遍,别人是别人,你是你。我只能是我,没法突破底线放低原则,没法复制他人的生活,没法成为想象中的样子——无谓无耻。我必得是我,假若混乱,心如此不得安宁。
亲爱的,我再不可能是那一年的自己。时光流逝,南辕北辙,这个我,身心俱与你的相悖,这个我,确信远离你是对的选择。祝福你我,在彼此背离的道路上,坚定前行,永不回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