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36年前来到世上的那一天正是农历腊月二十九,那年没有年三十,腊月二十九便是除夕。于是,全国人民都为我庆生了。
  那一夜,央视还没有搞春晚,而海峡那边,台湾同胞却在举办着一场三台联播的除夕晚会。那一夜,台湾民谣歌手胡德夫在晚会上唱出了他那首时隔30多年后才在大陆走红的歌曲《匆匆》:初看春花红,转眼已成冬,匆匆,匆匆,一年容易又到头,韶光逝去无影踪……
  今天又是腊月二十九,转眼又将到兔年,而我已经是一个向不惑之年迈进的老青年了。
  我一直都是一个具有双重性格的人,因为我可以属兔,也可以属虎。我出生的年份是兔年,而按照农历来说其实是属虎的。所以,我具有虎和兔这两种截然不同的属相性格,既有刚猛剽悍的时候,又有温情内敛的一面。
  不过,很多时候,我情愿自己是那只胆小怕事却又聪明伶俐、总能凭着自己的智慧从困境中化险为夷的兔子。童话故事里许多主角都是智斗邪恶的兔子,记得小时候看过前苏联经典动画片《兔子,等著瞧》,聪明的兔子每每将那贪得无厌的大灰狼作弄得落荒而逃,还故作强势地丢下一句:兔子,等著瞧!每到这个时候,我们小孩子全都开心大笑,模仿其口气。民间有说法:属兔的人比较活泼、聪明,富有创意。据说三国的周瑜、杨修,明代神探狄仁杰,造房子的潘石屹,大科学家爱因斯坦,这些聪明绝顶的人中之人,也都是属兔的。
  然而,我自知自己没有如此聪明的头脑,从生理上来说,我更多的时候像虎。我妈说我从小爱吃肉,是个典型的虎崽子,少吃一餐就嗷嗷叫。小时候社会物质条件还不是很丰富,买肉都还需要肉票,餐餐吃肉也不现实,每次到动物园看到笼里的老虎能尽情吃肉,都让我羡慕不已,心想,同样都是老虎,为什么我不能随心所欲地吃肉呢?由此看来,本人就是一只披着兔皮的虎,戴着貌似温柔善良的面具,对这个世界虎视眈眈。
  刚刚过去的虎年里,我还没来得及做出什么惊天动地、虎啸龙吟的事情,转眼瑞虎吟啸而去,玉兔蹁跹来临,乙卯年即将到来。前段时间看了电影《非诚勿扰2》,在李香山的人生告别会上,嘉宾们向李香山遗体进行告别仪式的时候,音乐声响起,我的心弦不禁为之颤动了一下——再熟悉不过的歌曲《匆匆》:我们都是赶路人,珍惜光阴莫放松,匆匆,匆匆,莫等到了尽头,枉叹此行成空……
  在无情逝去的光阴面前,生命是如此脆弱不堪,一切都是匆匆,转眼我的第三个本命年就这么过去了。人生能有几个本命年?老虎再生猛也有老去的一天,那个时候可能连兔子也斗不过了,只能故作强势地丢下一句:兔子,等著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