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猪一大早去机场接了小树奶奶和小树的姑父一起回老家去了。到下周四才回来。又扔下我一个人面对装修。真讨厌。南阳台的窗子还没安装。晚上瓦工给我打电话,说明天做卫生间防水试验,我得过去看看。还有墙砖不够,得去补充。另外,跟地板店里约好了明天去看地板,但是恰巧隔壁学校我师弟组织的一个会议也是明天开,我早答应了要去的。而且我还有师兄师弟们来开会,怎么也得见见。都赶一块了。而且恰巧是我生理周期,本来应该躺在那里,时不常的哼唧一两声,表示我很不舒服,让家猪多表现表现。现在可好了,我还得给小树做饭。幸亏家猪昨晚煮下了一锅排骨,还没怎么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