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筋疲力尽的玛雅湾之后,经过又一段长时间的颠簸,到达了一片水域。第一个浮潜点到了。回想起来这应该是珊瑚花园吧,因为水底有很多很多死掉的珊瑚,再往远处一点,还有活的珊瑚,不过因为我胆子小,没敢游得太远,所以没看到。买了全干式的呼吸管,所以浮潜很顺利也很容易掌握,当呼吸管中有呼噜呼噜的进水声时,慢慢地细细地吸气后再猛地呼气,就能看到气泡在水里升起,呼吸管的水也被排出去啦。不过一开始还是喝了好几口海水,咸死我了。

头埋进水里的时候,整个世界就变得非常安静,眼前只有一片荡漾的浅蓝色,还有穿梭其间的海中生命。死去的珊瑚呈现毫无生机的灰白色,珊瑚丛中有黑色尖刺的海胆,因为这里水很浅,只要直起身子就能踩到珊瑚上,所以果然还是应该穿脚蹼,不然不是被珊瑚划破就是被海胆扎到啊。水里有成群的小鱼,这是种在当地浅水区最常见的鱼,黄黑条纹银色肚皮,看到面包就不要命地冲上来,几乎要砸在我的面镜上。此外,还有更大一些的灰白色棋盘格花纹的鱼、黑色细梭形的鱼、有着漂亮暗蓝色花纹的大鱼,还看到了黑黄白相间的神仙鱼。同船的上海小夫妻里的男小歪游到了很外面,说看到了nemo,嗷呜我没看到!不过浮潜真是各种开心!

image

浮潜时胡乱按快门拍到的好看的鱼,竟然拍下来了好神奇!

浮潜了半个多小时吧,继续上路,颠簸翻腾摇晃,终于,终于,终于!我最爱的竹子岛到啦!这里面还搞了个乌龙,跟船的小黑英文不好,按照线路图,我们都以为是蚊子岛,我还问他,是不是这里停留好接着就去竹子岛啦?他还跟我说对的,我点点点。其实由于海浪的关系,这个季节的蚊子岛是上不去的,因为风浪实在太大了,大家都绕过蚊子岛直接去竹子岛的。早知道这个就是要停留2小时的竹子岛,我就好好地环岛走一走啦,结果因为以为只是短暂停留1个小时的蚊子岛,我们就只在停船的那一边海滩逛了个来回,等到发现这就是竹子岛之后,已经只有1个小时不到的时间了……如今想来真遗憾。

已经过了中午,船工给我们每人发了一个盒饭带上岸去吃,上岛费似乎也统一交掉了,这样算算还是很合算的。肚子早就咕咕叫了,混合着鸡肉蔬菜的炒饭此刻也美味得不得了,奈何某人怕我晕船会吐,所以不准我吃完……好吧那时我也的确不敢吃完……

岛上细白的沙滩以舒缓的斜度探入水中,岸边的海水呈现出漂亮的蓝绿色,与racha的透明蔚蓝色区别明显。此时,头顶的天空碧蓝如洗,海平线上有朵朵白云,阳光热烈地照射在沙滩上,照射在大海上,用最万能的光线染出无法用言语形容的颜色,美得让人直想沉醉在这片海水中再不离开。穿着玫红色的沙滩裙拍了很多照片,某人的状态也很不错。休息的时候我爬到快艇上拿了船上提供的菠萝下来吃,坐在沙滩上看碧海蓝天阳光灿烂异国美女吃新鲜菠萝圈,真是人生至乐。

image

竹子岛边停着的长尾船

竹子岛之后,去了另一个地方浮潜。此时某人已经晕吐得无法下船,我只好一个人跳下去啦,这处海域明显比珊瑚花园那里要深,下水后往下看,是深不见底的蓝色,什么鱼都没看到嘛!后来有人丢了面包下去,于是各种各样的鱼才来,好多好多,游来游去看鱼玩儿。后来体力不支爬上船,在船上丢面包下去,看小鱼蜂拥而至,在阳光下波光粼粼的海面争食,想着这就是我刚才在水下看到的鱼群啊,会有一点不真实的感觉。

身在海中,倒真切体会到所谓“冷暖洋流”的概念,游动的时候,身边的水温不是一成不变的,时而略凉,时而又和体温相差无几,能够很清晰地分辨出不同的水流温度,感觉很新鲜有趣。

然后去了猴子沙滩,船照例停在距离岸边几十米的地方,老外们纷纷跳下水去和猴子做亲密接触,一天折腾下来已经很累了,而且某人依然晕船中,所以我就没下水,坐在船尾的踏板上,把小腿垂在水中,海水凉而清澈,可以直接看到脚趾,旁边快艇的螺旋桨也清晰可见,海水的颜色和干净程度让我想起了泸沽湖的湖水。不远处的沙滩上,有好几只猴子向游客乞食,据说这些猴子最喜欢的不是香蕉,而是啤酒……

回程的时候,先把住在北部的三个妹子送回酒店,然后回到通赛湾。晚饭在only noodles吃的,可以选择黄面、泰面、粉丝做成炒面,一大盆150铢,也很好吃。本来还想去游泳来的,可事实证明,一天出海对体力的消耗是巨大的,这天晚上睡得非常香,本来计划坐一早的船回普吉的,后来还是推迟去坐下午2点半的船了,结结实实睡了个懒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