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打开《文汇报》,看到一篇奇文《从语文教学看创新障碍》,作者是倪既新。我把全文附在后面供大家笑话。

1.关于《愚公移山》,我不知道西方人怎样讲伊索寓言和克雷洛夫寓言,寓言与故事是有区别的,倪先生的这个例子只能说明有的语文老师没有把语文教好而已。

2.在倪先生举的《愚公移山》的例子里,我一点都看不出语文教学的影子,如果说思想品德教育倒有一些,所以奉劝倪先生先弄清楚什么是语文教学。

3.我弄不懂的是为什么要用外国小孩的例子来说明中国人的创造力羸弱呢?动不动就说美国如何如何?我在国外,听到的就不是这样。还有,举中国小孩关于《愚公移山》的例子,恐怕不能说明中国小孩没有创造力吧,只能说明中国小孩的创造力很功利而已。

4.那个关于李白的考题,那样批改语文试题,好像只能证明该老师不负责任,或者根本不是语文老师。——要批判语文教学,可以,咱弄点高智商的行不行?

5.关于那个作文题,那么我要告诉倪先生,所有的语文老师都会像那个学生那样审题,绝不会像倪先生那样以为这个题目要写老师提高了学生的知识。读到这里,我只能怀疑倪先生自己的语文水平了。

语文教学要不要反思,的确需要,但是,这种矮化和妖魔化语文教学的文章非但于事无补,反而显出作者自己的弱智。我真诚的希望有真的明白人知道现在语文老师在忙些什么,并且指出这样忙的问题在哪里,但是绝不需要倪先生这种强不知以为知,随意指手画脚的伪批判。而且倪先生自己的确证明了他糟糕的语文学习业已成为他能够正常思维的障碍了,要追究起来,好像他的语文老师真的难逃干系。

【附】“创新的障碍究竟在哪里?”汪品先教授的问题提得太好了!我在此举几个与语文教学有关的事例作为“镜像”来反映和探究—— (大家想想,什么是“镜像”?这样的语文水平很可怕啊。)
     
          有位旅美科普作家说过一则见闻:在美国一所中文学校里,华裔老师(证明并非中国的语文教学)按中文教材《愚公移山》讲了愚公不屈不挠、带领几代人把屋前的大山挖走的故事,说明这种精神多么伟大和了不起。可美国小学生纷纷发言提出不同看法。一个孩子说:“愚公为什么不在山中开个隧道呢?那要省事多了。”另一名学生建议:“他们把家搬到山那边不就好了吗,何必费那么大的劲?”孩子们你一言我一句,居然全是质疑,最后还得出结论:移山破坏了自然环境,现在是不容许这样做的。
    
        我由此联想起一个同样由《愚公移山》故事引出的真实场景:在上海电视台一档少儿节目的录制现场,主持人讲完这个故事后问围坐着的学龄前小朋友:“愚公为什么要把大山移掉呢?”一个孩子马上举手回答:“因为大山底下有金币呀!”又有个小朋友说:“因为挖下来的石头可以卖钱呀!” (很有质疑精神啊。)
    
        对比这两个事例,不能不使人心生感慨:我们这些还在“欢乐蹦蹦跳”的儿童,虽然也突破了前辈的思维定势,但却浸染了当前社会的功利观念,开口就谈钱,那成长起来会是怎样的人才?孩子是家庭的镜子、家庭是社会的细胞,这是不是能在某种程度上说明:为什么我们的科技创新能力不足?为什么我们没有科学先行者?为什么我们培养不出科学大师?(看看这一段的逻辑关系!)
     
        一位友人曾感慨地和我谈起他女儿的两个纠结:一是有道考题要求回答诗句“日照香炉生紫烟”的作者是谁,她答“(唐)李白”,结果老师批她“错”,因为标准答案只是“李白”两个字;另一题“看图作文”,漫画的第一幅是,教室里的老师脑袋是圆形的,学生的脑袋有的呈方形,有的为三角形,总之都不是同样的形状;第二幅里则所有学生的脑袋都和老师一样是圆形的了。图意似在说教学提高了学生的知识。班上同学都按这个意思写了作文,唯有友人的女儿认为,不好的教育模式也会磨灭学生的个性。结果,这篇有独立见解并且文句流畅的作文得了不及格,原因是写得和老师要求的不一样。据说这样的事例并非个别。这就不能不使人喟叹:语文教学如此刻板的考核评判(不知这位先生是不是看过现在的评卷标准?),怎么能培养出思想灵动、见解创新的学生来呢?
    
        记得前年广东省高考,有一道语言应用题使13万名考生无从下手、得了零分,事后有人借此提出:今后中学语文教学必须弱化文学作品讲解而强化实用性应用文体的读写而起导向作用的考试试题也应如此,因为学生就业后接触更多的将是专业论文、报告、公文等应用文。这简单化实用化的提议实际上是一种教育思潮的反映,它忽视了语文教育在传授语文知识、培养写作能力的同时,更负有塑造学生健康人格和激发丰富想象力的重要责任。(“有人提出”,不过是百家争鸣而已,何以又成了语文教学的罪过呢?)
    
        实际上,我国中小学教育中的文学、美学成分还远远不足,否则为什么国外很多科学家能写出构思精妙文笔优美的科学人文作品,而国内科学家则很少有这种能力,相反不少人写的专业论文结构散乱、行文晦涩、词不达意呢(这些好像就是语文应用能力不够的表现吧?)?这正是文学素养(文字素养)普遍欠缺的缘故。而论文抄袭、成果作假等行为盛行,更与当事人健康人格的缺失直接有关(因为没有读李白?)。我们的科技人员自主创新能力之所以不足,也与他们从小短缺文学艺术营养不无关系。因为创新是以梦想为前提的,而语文的文学教育,培养的就是学生的想象、感悟、归纳、推理等(这些是创造性思维能力原来因循守旧的人是不归纳,不推理的。)创造性思维能力。不具备这些基础思维能力(哦,原来这些叫做基础思维能力啊!)的人,在实际工作中,当然不可能有大胆超脱的主观想象,提不出新假设、新观点、新思想,也总结不出新理论、新方法,最终更不会有新发现和新发明了。(得出结论:基础思维能力是创新的必要且充分条件
    
        有道是,从中小学生的身上看到的是国家和民族的未来。其实,中小学生也是一面清晰的镜子,反映出了我们当前的创新环境:正是我们的急功近利和简单刻板(最后结论原来没有语文教学什么事。),阻碍了今天创新能力的发挥,还可能贻害未来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