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節從來不是我的節日, 即使以前有拍拖時候已經如此,不是和情人天各一方便是剛好"炒大鑊", 更何況單身活到的今時今日? 我得承認, 我是個頗為"騎呢"的人,但我並不認為"騎呢"者就等於難攪也; 當然我也明白,所有特立獨行的女子都會被冠以某些難以親近的帽子.....所以從來我都認命, 也沒有任何埋怨, 而且我一直都和孿男更有緣, 這可能是因為彼此沒"利益"衝突吧......而我也沒有認為這有何不可。不過, 老媽子當然都不能將我和攣男們的關係理解做一種「關係」吧。

「一年又一年過去了, 你不怕嗎? 」老媽子問道。我笑, 反問她: 「我其實要怕什麼呢?」

老媽是一個愛花的人, 家裡窗台和室內都栽滿各種各樣的花, 我也不知她其實種了什麼, 但今年情人節前夕, 老媽子和一個會看風水的親戚在研究我"無著落"的原因時, 那人說: 「你想她有著落, 就把窗台上的那盤『礪杜鵑』拿走吧。」我問老媽: 「什麼是『礪杜鵑』? 」她說: 「即是有刺的杜鵑。」 顧名思義, 掂不得也~ 然後她不好意思地說: 「那是我十多年前從老房子搬來的.....」這一下我才仿然大悟, 難怪我這麼多年感情一直錯落著, 原來如此! 真是可怒也~~ 老媽要我親自把它拿走, 我覺得也好, 反正最近也閒著, 於是就把這盤「礪杜鵑」從花糟搬出來...後來, 竟發現「礪杜鵑」前面還有一盤白花兒, 細看下才發現, 幹! 竟是一盤仙人掌花~~咁多刺, 難怪一眾直男望而生畏聞風喪膽囉。當然,盤栽移走後老媽比我更開心,更天真地認為我這個情人節終於"有著落"了....你估打針咩咁快?

如果你問我, 我真的壓根底兒覺得單身沒什麼問題, 像今天, 我就做了一個靚靚的按摩和買了一條長裙送給自己...真係爽到爆!但不知是否和「礪杜鵑」之死有關,昨天我偶然發現, 最近有好感的某人居然不是一個攣男,像是某個咒語終於被破解一樣,我忽然覺得很心安理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