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在的生活碎片】
星期天当然不尽然是忧郁的。

夏日持续,雨水并不降落。这个城市,你绝对没办法在天气方面对它有所期待。

坚持不开空调。一来在房间近乎赤条条,无所顾忌;二来虽高温却并不狂躁,妄想心静自然凉。
午饭下午四点结束,午觉晚上八点半结束。醒来准备晚餐,是午饭后去超市采购的半成品,不赘述。亮点是两颗漂亮的西柚,露出火红的肉瓤,剥到厨房阵阵清香。
段落是令人操劳的事情,因为你要在意它们之间的逻辑关系。
【你爱那个坏蛋】

与考试有关的日子,总是作为良好契机被加以利用。思考。思考仿佛成了奢侈的事情,而诸如考试这种强制性事情成全了它。
在职课程平日里重视的人不多,考试前认真读了老师推荐的论文,内心竟生出一些阅读过程的喜悦。这种轻微的思考以及思考带来的喜悦,很容易就将一个人的身体脉络打通般,舒畅怡然。
我发觉,幼年习得的一些事,即便当时只是无奈为之,在沉寂了多年之后,那种强迫症般的念头,已暗自化为了一种情结。它在某些时刻总会将我提醒,它仿佛对我说道:审视一下你的生活状态和思维状态,你太容易感到空虚了不是吗?为什么不阅读不思考不学习呢,就像小时候养成的好习惯,做一个好孩子——虽然从前这只是不得已而为之。
我恍然大悟,我一直以为自从摆脱了高考之后,我就彻底变了。但是我其实从未改变——我不但和大多数受到应试教育毒害的人一样动不动就梦到高考,最让人哭笑不得的是——在一种似乎已经获得了的理想的自由状态下,我反而更容易失落、忧郁、空虚、不踏实。
所以我感谢那些可恶的考试。他虽是坏人,我却抗拒不了对他的深深迷恋。我想我可以承认这一点。
【思考地球是有趣的】
拜考试带来的活络思维所赐,今天在酷热的马路边想明白了另外一个问题。这是一个关于地球的问题。小光说:《2012》里那种地质运动的发生是完全可能的吧?
我严肃地回答了他的问题,我解释道:地球可能会发生任何事情,但是人类有生之年恐怕看不到那种更加惊心动魄的场面的,就如同没有人看过海底时期的喜马拉雅一样,且不说个人,就是人类的整体也别提多渺小多局限了——我不是强调人在自然灾害面前的渺小,我只是强调人类在宏大的宇宙历史循环中所占地位的渺小——因此人类其实是相对安全的,夏日的“知了”变作成虫后,在树间耗尽力气拼命鸣叫一两周,然后死去,它来不及考虑自己绝种的事情,来不及考虑环境污染的问题,更来不及考虑地质变化和太阳黑子造成的影响了。可能地质发生大的变动之前,人类已经绝种了,就如同某种濒危动物绝种一样。
其实我一开始并不明确地清楚我要回答什么问题,但后来我发现自己想说的是:从整体上讲,人类集体面临那种戏剧性灾难的可能性还是很小。当然,我不能否认,从个体讲,人们随时面临无法预测的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