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了两天澳大利亚的思想政治课本,做了一个梦。

梦里好像应该是初中时候,班主任是政治老师(现实中他也是),发了我们一个阅读材料,一看,是四个小故事。很像侦探悬疑的那种,然后扔给我们足足一个美版课本那么厚的一套题,说,你们根据这四个故事做题吧,前面是选择题,后面是问答题。

我吐血,不是吧?然后前面的同学,我都不认识她,转过头来说,是的呀。我都做完了。我狂晕,赶紧拿了她的来看,密密麻麻,恶劣的纸张质量不说,上面铅印小字。我说这是你做得?她说,是呀。我就问,你这个要多久啊,她说,3个小时吧。

我又看了看那本足有美版经济学课本大小厚薄的作业本,她补充一句,下午就要交了,你还一个字没写呢,快点吧。

我提起笔来,手好酸。于是决定,不交了。另外有个胖胖姑娘的同学,我也不认识她,给我说,我们要去转假期。我说假期为什么还要转?她说,我们不是一月五号开学么,现在不是拖后了一个月么?当然要转一下。我就问,去哪里呀?回答说,去学生处,然后她拿着包就走了。就在我犹豫要不要和她一起去,因为不知道学生处在哪里。前面女生回过头来说,她是迟了才现在去转的,我说我也没转。她就嚷嚷,啊,你怎么也没转啊?

我无语,因为根本不知道还有转假期这回事,完全是一头雾水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