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多年过去了, 一切好像都如同从前。他对她的态度,
似乎也从未曾真的改变。

         总是在最没料到的时刻,他的声音会突然出现,带着微醺
微醉的口齿不清向她吐露他心底最深处的那份爱恋。尽管这一
切,在他清醒的时候是从来不肯说出口的。

         是的,他爱她。也许这份年轻的纯净的爱恋这么多年从来
没有真正的冲淡,一如她始终深藏心底的更胜于他对她的思念。
他微醉的口吻竟然在耳机的那一端质问她:“我敢说我真的很
爱你,你敢这么说吗?”

         除了哭笑不得,她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样显而易见
的问题竟然还需要她的验证吗!有心有眼睛的人谁会看不出来?

        他说他真的很想她,他说他好爱她。他说……可是这些话
他为什么不肯在最恰当的时候对她说出口?为什么要等到花满
枝桠的今时今日,还在犹疑的等待答案?

        即便寻获了正确的答案又如何?岁月早已经更换了新的谜
面。在时光面前,他的挣扎和悔恨完全没有用处。

       “我并不是立意要错过
          可是我一直都在这样做
           错过那花满枝桠的昨日
          又要错过今朝
          
          今朝仍要重复那相同的别离   
   余生将成陌路 一去千里   
   在暮霭里向你深深俯首 请   
   为我珍重 尽管 他们说   
   世间种种最后终必 终必成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