咔仙据说要去平塘县鼠场乡支教,但被细节问题困扰,于是问我,鼠场乡是闹老鼠的乡么。

这个,说实话,我只能说"不应该吧"。我知道西南有很多以动物命名的地方,什么鸡场牛场马场的。碰上经济养殖动物还好说,就是养这些动物的地方呗,但鼠场这地方,总不能是老鼠养殖场吧,也没听说贵州人爱吃老鼠肉啊。

这事儿后来就这么过去了,咔仙到了儿也没能去鼠场支教。

上个月看“联大长征”,其中收录钱能欣“西南三千五百里——从长沙到昆明”一文。在“一六、从贵定到龙里”这一章里,步行团来到平越县境内的羊老镇。作者此时写到:

羊老镇前有鱼梁河,是重安江的直流。又十里经鸡场而至甘粑哨新街,这里是黔滇和黔桂两公路的交汇点,去贵阳只二百三十里。关于鸡场这样的地名,有很有趣味的来历。贵州内地的交易方式,至今还是物与物交换的集墟所遗留下来的定期的赶场,一个地方赶场的次数多,需要大,这个地方自然较繁盛。而赶场的日期昔时是按天干地支轮值。如甲酉、乙戌等,酉从鸡,故名鸡场,戌从犬,故名狗场。“鸡场”、“狗场”本来是一个地方的赶场的日子,后来把它作为地方的名称了。

光在平塘县,我就找到鼠场,兔场,龙场,马场,羊场,鸡场这些地方,有的是乡,有的是镇,有的是村。十二属相里其他动物命名的“场”在贵州也到处都是,这个说法听上去挺有道理。问题是,我又找到一个“贵州省织金县猫场镇‎”。再查,查到两个说法,其一,织金县原有大兔场、小兔场等地名,以“卯”日赶场得名,但后来不知道为什么俗讳兔字,所以全部改名卯场,叫顺了就成了猫场。其二,十二地支的寅日对应虎,而虎在西南很多地区都被俗称为老猫,所以猫场其实就是虎场。

总而言之,咔仙放心好啦,鼠场是不闹鼠灾的,您赶紧去支教吧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