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那天是母亲节隔天,那个灰色的时刻来临时,我还担心身体异样带来了莫名的眩晕。
后来知道重庆的舅舅只拿了件衣服就跌跌撞撞连跑带跳地逃下楼,而成都的奶奶惊慌失措中眼见着瓶瓶罐罐倒了一地。
震中区……断壁残垣,尸横遍野。这也许就是最好的写照。
从那天开始家里的电视机几乎没休息过,搜遍了央视、重庆卫视、四川卫视。
但千里之外的我仍然无法想象地震那一刻的惨烈,家附近的一幢高楼,有人从44楼的地方冲下来当即瘫软在地。
之后人们议论,若当时身在震中区,想从那么高大楼上逃生是徒劳的。
生命如此脆弱,活着的每一天就该懂得感恩。
虽然我也有烦恼,但在生命的尊贵面前,它们显得多么微不足道。
活着是如此幸运,哪有时间去自寻烦恼。
那些曾经或平凡或绚烂的生命顷刻间灰飞烟灭,化为天地间一粒尘埃,几乎连他们曾经存在过的痕迹都没留下。

默哀,是对死者的敬意,生者的宽慰。
左耳,是17楼之下马路上停好的车辆喇叭齐响,星星点点的路人伫立街旁。
右耳,是电视里天安门广场上防空警报的长鸣。
身旁,是年迈的外婆吃力的与我并肩而立。
心震颤,泪纷飞。

98年长江流域的洪水,让人们再次把他们称为“最可爱的人”。
十年之后,“最可爱的人”仍然属于他们。
他们中有多少80后的年轻人,羽翼未丰,思想青涩。
但是先烈们的遗志和精神仍然以最朴实又最英勇的方式在他们的行动中得到体现。
还有那些同样遭遇重创却无所畏惧、齐心协力的平凡人。
作为中国人,怎能不骄傲?怎能不感动?怎能不爱他们?

也许余震威力在减弱,但危机并未消退。
堰塞湖的恐怖故事还在心中久久难忘,
曾经美丽的九寨黄龙之旅,导游带我们去过沿途岷江上游流域的一个风景点,叫作叠溪海子,
那是大地震后岷江形成的连在一起的一大一小两个堰塞湖,形状像数字“8”,因此得名叠溪海子。
1933年的那场超过7级的大地震造成了巨大的山体滑坡,形成堰塞湖,溃堤后淹没了附近的村庄,
当时除了一名外出放羊的孩子幸免于难,村庄里的一千多人全部葬身江底。
岷江的水是清澈的,导游说:天气好的时候,还能隐约看见江底曾经的村庄。
她说这话时,我的心充满惆怅。
而如今,听说岷江流域灾区二十多处的堰塞湖,自己也莫名的紧张,耳中又想起导游的那句话。
此刻,不知道自己能做些什么,只能默默的支持、祈福,但愿灾难尽快过去。

我们大多数人能做的也许仅仅只是捐款、献血、祈福或者做一名志愿者。
但生命的可贵、人性的光辉、不朽的灵魂也许正因此而传递下去。

在中国,办事儿都喜欢讲个情字儿,关于对这个观念的争论似乎没停止过。
可是每每在这种时刻,我却更深地体会到中国人的人情味儿是多么珍贵。
生命只有一次,做些值得的事,莫要停下前进的脚步,即便停下,也是为了欣赏沿途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