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不懒,这个月写外稿少说也有一万五千字了,还不包括那两万字连写带改的本职工作。其实也没干嘛,就是该干嘛干嘛,冬天来了,盼啊盼啊,就是没见到金融危机长什么样子,本来以为遭灾了要过苦日子,哪里知道人家都不收旧棉被,全都要崭新的。地震的时候就听过一笑话,说灾区一富裕女跑到某高档服装去少皮,说打点折嘛,我只穿这个牌子。人说从穷到富很容易,从富到穷太不易。那些赤贫的灾区简直是因祸得福,可以跨越十年。可是富裕的灾区就只能返贫,那些什么几年就能恢复到以前水平无疑痴人说梦。可是城里就没一点返贫的迹象,吃著名的牛肉火锅依然要等待,去著名的KTV唱歌依然要提前半天预定,去著名的盲人按摩依然要挑着最闲的时间去。我早年算是乐观主义者,之后至少不是个今朝有酒今朝醉的人,现在却成了危机主义典型。越是宣传金融危机其实没什么,就越要提高警惕。所以,深挖洞广积粮是对的,手里有足够的现金流是对的,在这个冬天宅在家里是对的,强制自己一周只在淘宝花一百元也是对的,看中的G-STAR要掂量三天才下手的对的,将CETAPHIL换成肥皂是对的。真的不知道自己混乱的消费观,最后会形成怎样的生活格局,反正紧缩银根就对啦。
不过真的不知道自己在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