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是我在托伦的最后一晚。
刚刚给接待邀请我的两个教授发了邮件和照片,又把洗衣液洗衣服等等剩下来的生活用品给了两个哈萨克斯坦姑娘。因为同是亚洲人,并且能讲俄语的缘故吧,这两个人是我在这里关系最好的朋友。我送给了她们从莫斯科带来的小礼物。屋子又变得空荡荡了。
不到一个月以前我体验过一次打包撤退的感觉,但是离开莫斯科和离开这里心情是完全不同的。
托伦是我这辈子到目前为止待过时间第三长的地方,超过了04年的柏林。不知道这辈子我还有没有可能再来这里,想起这个便伤感起来。这是我去过的最宜居的地方,一花一草、一砖一瓦都美得让人惊讶。当我赶到孤独的时候,我看看窗外,我去城里散散步,看到这世界上还有这么好的地方,便觉得我的担忧顾虑还有那些小心思是多么不合时宜。 
下午的时候,马其顿小哥达里来找我照相告别,他伸出双手拥抱我,对我说,Guo,我的朋友!我会怀念这段宁静到不能再宁静的日子的。

image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