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Carla Bruni,曾经介绍过这个女子,那是因为来自意大利的国际名模特个人音乐专辑的灵性而言;不过现在关注就有那么一点政治化了,因为她这次的头衔变成了“La dame de coeur du President“;老萨仅仅两月就找到新女友,可能只是说明她和那位冷王后塞塞的关系早就名存实亡;但是Bruni呢。。。怎么就想当法兰西第一夫人了。。。这和她飘然随行的风格可是有那么一点格格不入的啊。

无论从Quelqu'un M'a Dit那种chanson的温馨,还是第二张振奋人心的No Promise里的随意小女人的暖意上来说,和老萨这样的政治人物谈得拢,确实让人跌了趟眼镜,Carla的歌唱得是人生, 爱和欲, 既性感, 亦感性, 朦胧之中又那么细腻,坦诚当中不带一点假装,但是歌词多讲述女性感情的脆弱, 爱的亲密,很难想象这样一位女子会和风云叱诧的政治人物搅合在了一起,这么一位重量级的,还一不小心极有可能入驻爱丽舍宫了。

是什么让他们融合,是总统骨子里的文化气息和那么一点小好色?是Bruni富贵血统里的稍许稳定因素?也许是爱情吧,无论他们的背景和出身是怎样的,只要是想爱了,那就是正确的;歌手和总统,或者换言之,男人和女人,只有不顾一切地爱才是融合在一起的法宝。

有一点是肯定的,我对这位都灵mm先前那些飘忽不定、到处游走的观念可是要转变了,
充斥你面前的是一个布满焦虑和分裂情绪的,有意识的追求家庭温馨的女人,
那么经过岁月洗礼的,找个象老萨这样的好老公一定是最合适、稳妥的归宿吧。

image

以下这段转自网络 

如果不是因为嫁给萨科齐,卡拉·布吕尼(Carla Bruni)会受到如此多的关注吗?或许你会认为卡拉是“一夜暴富”,但我知道她一定会高声地吟唱着:“……绝不像攀岩的凌霄花,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实际上,作为拥有200万销量的当红歌手,卡拉在2002年发行首张个人专辑后便被中国香颂乐迷们所熟识,因此她才会自信慢慢地说出“如果他们因为我嫁给总统还听我的音乐,我会很开心”之类的话。

卡拉从模特到歌手的经历毋需多言,本身她就是一个颇具争议的歌手。一方面,法国乐评届对其继承了传统左岸香颂的曲风赞赏有嘉,另一方面,固执的法国民众对这么一个半路出家的“半调子”总是带有成见,丝毫不买账卡拉强调自己是听着萧邦、舒伯特长大云云。确实,你不能否认名模的身份让卡拉拥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她的每张专辑都获得了一线音乐人的鼎力支持,包括最新的《假如一切未曾发生》(Comme Si De Rien N’Etait),无论制作还是乐手都属法国当下的顶尖水平,这使得卡拉能够抽身去完成她自己最擅长的歌词创作。大胆直白的性格,让她的歌曲永远围绕着生活中赤裸裸的爱和欲,性感,朦胧,且不失细腻。虽然其曲创作的功力略逊一筹,但也足以到位地诠释主题。备受争议的那首《你是我的毒品》糅以布鲁斯,将爱情比作毒瘾:“我吸你,呼你,直到晕厥;”“你已经注进我的血脉;”还有那句引起了哥伦比亚对外部长强烈抗议的“你是我的毒品,比阿富汗的海洛因更致命,比哥伦比亚的白粉更危险。”其实,老外也是需要含蓄的,难怪卡拉被国民排斥。

抛开左派右派之争,这依然是一张优美的香颂专辑。《一座岛屿的可能性》(La possibilite d’une ile )改编米歇尔·乌勒贝克联合文学奖同名获奖作品,简炼沉溺的编曲让人心醉,私以为是专辑中最动听的一曲。《欲望的罪恶》(Peche d’envie)强调人声的颗粒感,这首卡拉与前男友合写的抒情小品不知道会否让萨科齐吃醋。《你属于我》(You belong to me)以女性的胸怀和单吉他的和弦分解挑战了一回鲍勃·迪伦。在《羚羊》(L’antilope)中,她甚至玩了一把蓝草,虽然火候暂缺,但也算是勇气可嘉。无论如何,请忘掉她总统夫人的身份吧。这一刻,她不是“卡拉·萨科齐”。(文字转载自网络)


下载地址:http://www.verycd.com/topics/27406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