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晚的,我知道。
只是没想到一次就给我来这么大剂量的。
我没有辩解什么,因为我不知道应该去辩解什么。
当时到底是怎样的?明明两双眼睛看着,明明有看第二遍,却还是错了。
所以这就是该应的。
那一刻虽然眼睛睁着,但是心已经关闭了吧。
吸取教训。
寻找对策。

但愿这一切没有想象的那么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