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非媒体类公司面试,几乎无一例外地会质询我image
“你是学新闻的,为什么不去媒体行业寻找工作机会?”
这真的是一个难以回答的问题……
其中。包含很多命运的捉弄和选择的无奈。
而我又该如何把那些错综复杂的答案传达给你们呢?

从起初的不知所措到逐渐的巧妙掩饰,
始终不能给出完美回答,因为我大概永远学不会违心image
新闻,曾经是我崇高的理想,将来则是我美满的回忆。
这一点小小的信心,不会改变。

郁闷之余,无数次感叹:“当初怎么没去读经管类?”
当初的执意可能是今日困境的根源,抱怨自然难免。
后悔,却从来没有。
本来选择新闻就不是为了什么出人头地的雄心大志,
仅仅出于兴趣理想这些虚无的概念而已image
真心喜欢某样东西,必然会有一探究竟的冲动和勇气,否则等待自己的只能是遗憾。
我一直如此相信,虽然当初还抱持一点天真的公平观念和实力准则。

四年的新闻学专业熏陶未必令人满意,但也是了解心愿的一种方式。
混迹《复旦人周报》三年,离开的时候,突然觉得这辈子不可能再像这样,
直接而任意地贯彻自己顽固的新闻理念了。
真正属于我的“新闻”,仅止于此。
体育频道的特殊实习过程,总算让我学以致用。
全心投入义无返顾,电视人能够体会的一切生活状态,经历大半。
至此足够,有时候生命应该停止在最璀璨的时刻。
而我也明白,现实的工作远不足承受理想的厚度。

雪夜访戴,兴尽而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