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   有人曾心怀绝唱

              浪迹天涯海角

              追寻眼泪的方向

 

              现在他们有了新的计划

              开始席地而谈,背靠沙滩

              按照预料中的法则

              交换各自的彩虹

              嘴角遗留激情符号

              红乌鸦狂笑不知所措

 

(合唱:)    狂怒的遮阳伞

                    海滩的风浪依然不止

 

又:    有人曾用一生最好的年华

   去帮人搅拌果酱冰激凌

   现在一切都已成定局

   摘蜜桃的人已远走他方

   活 尚未出生

   传过来的消息都迷迷糊糊

   跟计划中的一模一样

   无一例外

 

(合唱:)    于是听见一声令下

                     所有箭头都指着向南向南

 

(尾声:)    怀中的岛屿乘风破浪

                     将于今日

                     进入热带

 

1997年2月15日,进麦肯第三天)
*  看到97年进入大牌广告公司后写下这样的诗。这一组旧诗现在觉得都不怎么样,贴来作纪念用或者自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