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天的时候打电话回家,爸爸说他前两天遇见了冯同学的舅舅和阿姨。说到这的时候娘亲突然很暴躁的在旁边吼了一声;叫她国庆收拾好东西回来,不许再出去了。。吓了我一跳以为发生了什么事,爸爸很不自在的说,她是看见别人都长辈分了给急的,都急出病了。虽然我在电话这头听声音精神似乎很好。。

于是我明白是她阿姨告诉我爸爸冯同学怀孕的事情了,再加上哥哥和嫂子生了孩子以后也搬回了老房子住,他们一大家子其乐融融,每天小孩哭闹声不绝于耳把我妈给刺激大发了,终于在这个阳光明媚的星期天的早晨我妈暴走了。她接过电话突然声音细弱了很多,感觉都快那啥了一样。我觉得我再说一两句她都快哭了。我是一个孝顺的孩子,在这种情况下我能说什么,我只能说,好吧娘,你找个人我国庆就回来相亲。

于是我妈立马活了,嘎嘎嘎的一个劲的笑= = 还一个劲的重复你说的喔你说的喔。是,是我说的。不就结婚吗?多大点事,扯个证便宜的很,十块钱不到,还没我一个盒饭贵,我请他都行。

但那天晚上我失眠了,翻来复去快两点才睡着。躺在床上幻想了一下结婚居然打了几个哆嗦。如果当时我身上穿的是婚纱不是睡衣,我想我会狂躁然后把它撕成碎片。结婚这档子事我从没想过,以前无数次的幻想几年以后我会在哪,过什么样的生活,不管当时我的爱好变成了什么想法有了什么不同,有一点是不变的,就是当时我一定是一个人。我一直认为这是毋庸置疑的事情也从来没想过有天会改变,我会结婚然后和另一个人一起生活。然后让婚姻变成拴在我脖子上的一根绳。我不会和人相处,其实我的性格在某些方面太有问题,我讨厌两个人待在一间房,我喜欢独处。我总是不自觉的挑剔对方身上的毛病或者别人都不能算是毛病仅仅是不合我意而已。然后每次相处的时候我会不由自主的注意他这个毛病,并将之无限放大放大,一直到自己都无法忍受。距离产生美这句话就是真理,两个人在同个屋檐下相处对方就是吴彦祖我想我也会渐渐无感。

我承认我是自私了点没有想过父母的想法,可我能猜测的到。他们想我结婚生子成个家找到个人可以互相依靠,这样我就完成了我人生重要的几个步骤,剩下的时光就可以悠闲的慢慢的过。他们也放下了心终于我不是一个人了即使他们以后不在了我也有了一个家可以安慰。他们说,这是每个人都必经的过程。我从来不习惯跟家人过多的交流自己的情感,这次也是一样。虽然我很想对他们说,没人规定人生必须结婚生子,人生也不是结婚生子才是圆满。谁能有第二次的生命?每个人都只能在这个世上活一次,所以我想这一次的生命能自在的过。别给我框架我不想被局限,别告诉我说结了婚也很自由其实你们都明白那是扯淡,虽然我现在待在原地没动可是我能想走就走,结了婚脖子上就会有一条无形的绳,一头拴着一间房子和房子里的人,一头拴着我。如果我能活70岁,那么剩下的43年的光阴我连心的自由都失去了。。可我能说吗,当父母站在我的面前。我只能告诉自己说,好吧我给,如果这是你们所想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