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笑的是,在梦里我还真把我大学时所上过的教室都转了一圈。我甚至还一个人跑到天台上晒太阳看书。那些在梦里出现的老同学老远就看到我,在下面和我招手,我也回招了两下,继续坐在水泥地上接着看。
  在我梦到别人的时候,我自己也会出现在别人的梦里,有的人和我说了,有的我还不知道。那些事实上不存在的“我”,让我有一种身处多元空间的感觉,想一想,对别人描述的梦中的自己,又亲切又陌生。    
  黄泉想要写新小说了,但我其实有点担心他精力不够,能坚持下去就好了。我也想写点东西,每周写一点?我习惯写个开头,写个结尾,中间的自己脑补。我更喜欢短篇小说。我10年去镇江的两天时间,看完了李长声翻译的藤泽周平的小说集《清兵卫的黄昏》,虽然有很多垢病之处,感慨还是蛮深的。觉得小说比当年看的同名电影更有意思。这个有意思,魅力就在于篇幅的短。人物也不要那么多,但性格一定要饱满。    
  说到去镇江。四月我又要去镇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