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我又到截稿期 来这里捣乱了。。。。。

其实,我多么希望有那么一天突然脑瓜开了瓢,然后我茅塞顿开,知道到底该怎么办就好呢!

刚刚发现我的卸妆油原来已经过期,但我却用了这瓶过了期的卸妆油足足用了三个月。想想最近开销太大,反正也用了三个月不如把它用完。

其实,我希望有那么一天突然有500w砸在我的头上,我就可以大哭一场,然后睡觉去做梦。

前天去超市里,惊奇发现洗手液已经是我离开上海时的1.5倍了,卫生纸的价钱如果再继续涨下去,我想我可以回归原始状态了。发改委天天嚷嚷着让人头疼的数据,我真怀疑他们到底认识不认识老百姓。

其实,我希望啊能有神笔马良的那么一只笔,不是去用它画画,而是去写小说。

该死的晋江最近涌入河蟹大军。结果好多小说都停更了。只可惜我的想象力不够丰富,不然我根本不用继续看就能把那些结局全编完。要多不河蟹又多不河蟹,发场大水,给那些讨厌的玩意儿全部冲走。

妈的,火车票马上又要难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