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车马运一直都不好,比如别人等五分钟的公交车,我可能就要赔半个小时的青春上去,即使一朝得骑还屡屡遇上中途加油或者半路抛锚的事件。还好,索性平日游弋半径有限,代价也不过是耗费多一些的光阴。然而我从来未曾想过,当这一切朝着触犯大国法律的射线上奔驰的时候,纠结出的结果将是如何的囧囧有神。本期旅行小札有多一半的精彩在于尚未迈步之前。
    话说本来就是刚刚从巴厘岛回来,对国内的厌倦尚未繁盛,然而忽然得到消息说春节期间多了一周的假期。好吧,我是供职于人的羁绊之徒,见闲暇如见黄金,如若走宝,天打雷劈。在刘烨妈的撺掇之下,初步决定去趟越南。遂去办公楼下的国旅咨询,说是12号越南使馆的人就休假了,办签证赶不及。还建议我改去柬埔寨,理由是可以落地签。诸位看官,此处细节,莫失莫忘,一定一定。
   然后又打电话去找另一个旅游的业内人士咨询,看看能不能通过非正常手段得到签证,得到否定答案,同样一句话,你还是去柬埔寨吧。听人劝,吃饱饭,我也不一棵树上玩垂吊。只是柬埔寨一直落在我的游历清单的稍偏下的位置,原因在于照相设备尚待完善。且这个国家在不发达的东南亚还属于更不发达的一类,内战伤痛依然切肤,就算有国际援助,没准还是个需要用到野外生存知识的地方。所谓妖魔化的偏见是全世界人民,尤其是天朝大国的国民逃不了的通病。
  凡是预则立,不预则废。定了机票,3660RMB往返,比起正价的6k多没那么心痛,但相对于2100的史上最低报价还是有点咬牙。开始做功课,因为从来没有落地签过,特别关注了这方面的信息。各个攻略都好像是互相抄的,不多不少,20美刀,有时候边检人员会要1刀的小费,不给也没太大问题。
  时光飞逝,日月如梭,19号中午到了飞机场。悠悠然逛了几家店才去领登机牌。然后就是过境。刘烨同学的出生地是新疆,别说出国,连去个香港都要被多盘问几分钟。然而此次情况不同,边检的大叔拿着我的护照左翻右翻好几个回合,竟然抬眼问我“你要去泰国?”
    “不是,去柬埔寨。”
    “你的签证呢?”
    “柬埔寨落地签啊。”我依然声如洪钟。
    “谁告诉你柬埔寨是落地签啊?”
      我刚想对一句,“地球人都知道啊!”还没到过气来就和刘烨同学一起被拦截下来带到大队长面前。大队长是一个一本正经,有点任长霞气质的中年女人,严肃,但是并不蛮横,问过我俩一没签证,二没跟团,三没有任何有效出境文件之后,告知,作为中国公民,我们被拒绝出境,否则将触犯国家法律。
      W~H~Y?这三个字母我当时用黑体初号大大地写在只有自己能看见的空气里。原因是这样的,柬埔寨的确是落地签没错,敞开怀抱拥抱全世界的人民。然而中华人民共和国非常爱护他的子民,虽然柬方可以任意进入,然而我国的神圣边境并不允许随意走出。我国只和九个落地签国家达成了协议,可以形成事实上的出入自由。可是更广泛的落地签对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却如水中月、镜中花,泡影啊!不好意思,柬埔寨不在这九个之列。
     怎么办?第一,还有半个小时就起飞的飞机一定是赶不上了。;第二,如此打道回府未免过于丢人,让我有了在脑子里假想跳黄河的冲动。不过凡事总不绝对,虽然车马运一路唱衰,可是长年积攒的人品却此消彼长。边检员中的一位王小姐是个好心人,说她在柬埔寨使领馆有朋友,如果今天上班,办个加急估计还行。果然皇天不负,挂了电话就往花园酒店跑。一路还手不停爪地电话联系机票代理,述说退票和重新订票的事宜。你有见过《穿prada的恶魔》里面小助理张牙舞爪、七手八脚的样子吧,我同理。
   106rmb打车从白云机场到花园酒店,250rmb办理加急签证,退掉广州飞暹粒的机票,每人损失保守估计1200rmb,再定往返金边的机票4770rmb,比原来的机票多了1100多蚊。好吧,本次出行的保守估计要冲破8000元大关。过年前,我买了个招财猫,难道是放错了位置,把自己口袋里的钱都招出去了?
   曾有鳄鱼理论说,如果有鳄鱼咬你的胳膊,那就舍弃你的胳膊,至少这还能保住你条命。在投资上的应用是,遇到风险,立即转仓是大吉之选,不断投入绝对越陷越深。我实在不想在国境线上被退回来,当坐着下午6点多的飞机,这漫长的旅行才开始上了轨道。前面的大鳄啊,请等着我全身心地投入您的血盆大口吧!

~~~~~~~~~~~~~~~~~~~~~~~~~下面是游记~~~~~~~~~~~~~~~~~~~~~
20日  金边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21日  暹粒 女王宫 大吴哥

image

image


22日 暹粒 小吴哥

image

image

image


23日 暹粒 罗洛斯遗址

24日 暹粒 暹粒闲逛

image


25日 回金边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