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间,入了冬,寒风,揉骨。泡温泉,开水烧的。冻着了,鼻涕。

     生活过于炽烈,以至有些混沌。爬满文字的激情,燃烧炽烈的黑夜,在这个冬日的暖阳里,落寞成尘埃,铺满房间每个角落。每个早晨,从颤颤阳光中醒来。 

     上班路旁的银杏,落下了最后一片叶。踩在铺满金黄的路上,咯吱咯吱的。风起,碎叶席席,肆意图画着水泥路。

     周末的楼下,有个老人,卖金鱼。悸动,想养一条,担负生命,悟慰冷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