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总觉得,房价的高耸,混乱了人伦的纲常。

    

      如果不源于封杀的命运,大概我不会浏览电视剧《蜗居》,今天,我要说的是性资源在当今社会的流向问题。在整个剧本中,这个问题已凸现得不容忽视:在温饱不成问题的当今社会,对性资源的争夺才是这个时代的真正主题。这个社会如果真想和谐下去,性资源的流向就得趋于公平合理。食色,性也。我们的老百姓大概穷怕了,解决了温饱后,以为就是幸福,没料想,下本身的争夺已进入洪水猛兽阶段。

      我们得承认,人类不管人类有多浪漫,有多文明,有多形而上,但改变不了作为生物最本质的特征:一是生存,一是繁衍。所谓食色性也饱暖思淫欲,都是这个意思。事实上,百分之九十的人百分之九十的精力,都是在为生存和繁衍而奋斗。其它诸如理想、才华、兴趣、快乐等等之类的东西,都是两者的衍生物而已。就像买一幢房子,里面无论布置得多么富丽堂皇,实质都是为了生存和繁衍。

      性资源的争夺,表现在《蜗居》里,就是六零后宋思明利用自己挖空心思得来的权力和金钱,加上他那个年纪特有的成熟和文雅,活生生地将尤物郭海藻,从八零后毛头小子小贝手中抢走。

      把女人当作性资源,女权主义者恐怕要不高兴。我并没有不尊重女人的意思。物以稀为贵。从繁衍学的角度来讲,女人比男人不知要珍贵多少倍。女人一生充其量最多只能孕育四十个子女。而成年男人一年可以射精一百多次,理论上男人一生可以拥有几千子女。一百个女人只需一个男人,就可以满足她们的全部生育欲望,另外九十九个男人都可以歇菜。在男女比例相对平衡的情况下,女人自然就成为了资源,男人相对都是贱种。这就是性资源主要是指女人的原因。

 

其实我是相当理解女人为自己的子宫选择舒适环境的自由的,人都是趋利避害的,也无可厚非。要怨,你得怨恨这个时代,它以“勃起”乌托邦的名义,形成了对女性性资源的野蛮竞争,而房子,作为文明的产物,为掠夺性资源作了很好的注释。

      回头再说《蜗居》,宋思明的掠美只是一个偶然现象吗?显然不是。常读书多看报的人们会发现,几乎每一个贪官背后,都有一篮子活蹦乱跳的美女。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国曾流行这样一句话:科级以上干部统统拉出去枪毙,可能有冤;但隔一个毙一个,绝对有漏网之鱼。这话指的是贪污腐败已成社会风气。现在我把这话稍改一下:要说所有科级以上干部都有小蜜,可能有冤,但平均下来,他们每人应该还不止一个。

      除了官员,还有大款在疯狂地掠夺性资源。要说三百万以上的财佬都有小蜜,可能有冤,但平均下来,他们每人应该还不止一个。除了大小财佬,还有各类明星、公司精英和稍有些名望的学者、教授、艺术家们在疯狂地掠夺性资源。个别获诺贝尔奖的骨灰级爷爷也毫无愧色地加入到了这场争夺战中。

      另外,大量并无多大本事的中老年男人,仅靠时间积累,攒下一两套房,一两台车,百把几十万元存款,也在蠢蠢欲动,见缝插针地掠夺性资源。

      累加起来,这群人数一定宠大得吓人。小贝们就算有滔天才华、盖世容貌、完美品质,也不是他们的对手!为什么?因为没有人给他们时间让他们的才华和品质增值啊。当道德的栅栏对欲望的洪水突然不再构成任何阻碍、老男人们集体发疯的时候,除了痛彻肺腑的哭泣,小贝们还能做什么?老实说,看到小贝发现海藻的私情哭着要分手时,我的眼睛一下子湿了。我知道小贝不是一个,而是一大群,或者是你,或者是我。时代乱了纲常,如小贝那样的八零后男生也许是中国百年以来最晦气、最倒霉的一代。,吃老子血本的不算。

      从优生优育的角度来说,一个时代的女人最好是配同一时代的男人。可八零后美丽聪明、有文化、甚至好品性的女子很多被上一代或上几代的老男人囊括了。这些被囊括的女子却不能在最好的年华孕育后代,因为她们与老男人的性爱绝大多数仅止于游戏和娱乐,只播种,不收获;只开花,不结果。繁殖后代的任务,更多的交到了相对平庸的女子手中。这势必会影响一代人的质量。

      尤物海藻的子宫最后被切除,就颇含象征意蕴,意指她们所有的努力都是徒劳。而即令这一代优秀的女子最后要结婚生子,也到了残花败柳的季节,向她们贡献精子的,断不会是优秀青年小贝们,精子的质量可想而知。(八十几岁都敢让人怀孕,简直一点都不遵循天道!)

      绝望爱情对一个人的伤害,不亚于杀父之仇。随着时间的推移,当受过伤害的小贝们拥有了社会财富、政府公权和经岁月仔细打磨后的人格魅力,谁能阻止他们向九零后和零零后、或者更后面的优秀女子伸出魔爪,来完成他们对这个社会最严厉的报复?事实上,如果未来道德和法律还像现在这样形同虚设,那么不为报复,只为享受,这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这样一报还一报,一代代优秀女子的青春和子宫就这样献给了权力和金钱。这难道不是文明社会最巨大的悲哀?

 

明白了这些,女同胞们,你们的子宫推销给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