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走过这一天,这一天便在我身上又留下一道年轮。
我老了,比世界老得快多了。
即便我使劲保持年轻的心态,终不能悔改渐深的现实主义。
通过写乐评,我希望留住一些东西。
喜爱之物便不幸沾染功利的尘埃。
我是秋天之尾,冬天之初出生的孩子。但慢慢地,我会说。
我是那时出生的男人。
变了,说话的速度变了,看风景的维度变了。
站在时空中的位置也就变了。
很久,我没有看电影,但不怪加班那话。
只怪我开始学会说话不算话。
昨夜说着要重温《东京爱情故事》和《悠长假期》。
忽然发现,原来是为了找回最真实的那个年代。
收到的短信祝福,让手机乐晕了头,此刻还在一旁逐字回味。
哎,这滋润着干燥身躯的生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