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些天有朋友让我谈谈对郭德纲的看法,我随性说了两句,大致是这样的:都说人如月,有阴晴圆缺,有盈的闪亮,就有亏的晦暗。钱一多,难免就缺点德行,名气一大,保不齐便少些修养。君不见德云社的相声最近没啥进步,也难怪,都把精力放在培养动作明星上了。另外,老郭自作主张把“民族英雄”给重新定义了,就此一项,询问过岳飞和文天祥的意见了么?
然后没多久,在网上就诞生了所谓的众媒体人齐批老郭的新闻与帖子,里面有很多我熟悉的或不熟悉的名字,当然,也看到了我的名字和上面的这一段话。没有断章取义,也不是无中生有,只是在我看来,倒像是无意之中参与了这次有预谋有组织的声讨,而我的本意并非如此。在这一场轰轰烈烈蔚为壮观的全民批判郭德纲的运动中,我身为一个媒体人,却忽然有种被媒体绑架的感觉。
很多时候,善恶强弱都不是一成不变的,同情弱者的前提是认准究竟谁才是弱者。痛打落水狗是一种情绪的宣泄,穷寇莫追又是另外一种超脱的境界。这让我想起了在电影里,叶问完全是可以打死那个西洋拳王来为洪帮主报仇的,而且我想大多数的观众在那个时候也是愿意叶问继续出拳的,然而叶问却恰到好处地停了下来,说了一些诸如平等啊尊重啊这样的话,赢得满场掌声的同时也顺带着升华了电影的主旨。相比之下,郭德纲恐怕就没那么走运了,内忧外困,连徒弟都忙不迭地与老郭划清界限了,再加上外界一连串批判、封杀、停演、下架的组合拳,真是怎么狠怎么整,恨不得往死里整。要知道,这里是BTV,这里没有叶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