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穷小子迷上我青春扑面,

他誓为我的无名指套上鸽子蛋。

在这之前他要离乡背井活出尊严,

浮华深处安放他的美梦海市蜃楼。

 

我有人民币,我有性功能,

我缅怀流逝的从前。

我有人民币,我有性功能,

我热衷干一些脸热心跳的事情。

 

熟识的人交口相传他有了大钱,

名头光鲜拜物女孩用身体交换。

忧伤的雨浇落我哭泣的枕边,

我食指上的戒召唤新的爱恋。

 

我有人民币,我有性功能,

我喜欢独自咀嚼忧伤。

我有人民币,我有性功能,

我苏醒了快活着一寸寸重生。

 

他的睾丸素凶猛我的雌激素狂乱,

我们拒绝长大口唇期饥渴未满。

体内隐藏的孩子需要肩膀和拥抱,

一眼给神经过电复活埋葬的过往。

 

我有人民币,我有性功能,

我难忘那些忘情桥段。

我有人民币,我有性功能,

我想念那些被风吞没的痴语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