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两个饭局,竟也结束的超快。到桂顺斋门口儿,发现还没关门,进去好好逛逛。

image

儿时点心的记忆。一个北京的稻香村,一个天津的桂顺斋。每年准是拎着这两样儿点心盒子跟着家大人到亲戚家拜年。

那会儿过年的时间安排是:从三十儿到初四在北京,破五回津之后一直呆到正月十五。现在正好改过来了,三十儿开始在天津过,之后往北京蹿。其实那会儿可腻歪吃稻香村的枣泥了,配着牛奶吃早点那叫一个胃酸。弄不好吃完半小时后还从脖颈儿往上漾。

当时爱吃天津桂顺斋的八件,清真的,天津卫叫“白皮儿”。闻着是香油味儿的,吃着有奶香。连牛奶都省了,直接喝茶就行。

image

【大八件】【小八件】(网摘):传统糕点代表,又称“京八件”,京津地区制作工艺不大相同。一般大八件以八块不同品种糕点配搭一组为一斤称大八件,一般作送礼用最相宜。小八件也是八个品种分十六小块为一斤。作为礼品,都以大八件为主,质量都是很高的。八种不同糕点的名目,大八件为:一、翻毛饼,二、大卷酥,三、大油糕,四、蝴蝶卷子,五、幅儿酥,六、鸡油饼,七、状元饼,八、七星典子。小八件比大八件小一号:一、果馅饼,二、小卷酥,三、小桃酥,四、小鸡油饼,五、小螺丝酥,六、咸典子,七、枣花,八、坑面子。

今天忍不住买了“小八件”的几种,预备着我这个球盲看球时就着喝茶。结果,球没怎么看懂,差点都吃了~~~亏了留了个心眼儿,吃之前照了个他们小八件的全家福。丛生感慨。。。。。。

这东西比和式菓子味道强多了,怎么就是没想想卖相和包装呢?弄个草纸包着倒是个方法,可就别配侉到家的盒子了。就不能弄点纸绳,什么木板印刷的笺纸,或者质量好点的底纸,朴点儿的盒子吗?即便重新设计,也得有个对路的搭配。看着那盒子,我都不忍心留个影儿

拿出两个卖相最好的(可还是长得歪瓜裂枣的)小八件儿,配个日本盘子,觉得还是少了点什么。犹感我泱泱大国那大大咧咧的点心形状,实在……

image

还是那句话。对于日本,我喜欢的了不地。特指死物件!尤其是小东西的大细节!那天细看陈云彰的画风,扯远点说,必是日本人喜欢的。画中景物细致入微,绝不多添一笔,然尽显秀美,介奏似功夫~~~~~所以说陈少梅就该远渡东瀛,不该留这儿。

再看人家日本的茶具。我曾看到一对仿宋器形的紫金釉茶碗,好得要命,很是昂贵,精挑细选之后买了两个。后来跟老板熟了,人家也说了:“您上次拿走的那两个紫金釉的,就是日本定做的一批,全是按着谱来的。而且我们开始烧了两窑觉得很好,他们把钱付了全都拿走,愣是都给销毁了。说是窑温还不行,挂釉还是和以前的感觉不一样。最后这批算是认可了。算上您那对儿,我们留了6对儿,还是人家挑剩下的。”

就这细致劲儿,够咱学几十年的了。

image

都是吃的,绝不比咱们八件好吃的菓子。看看人家赋予的极致精纯的外貌和内涵。人家在菓子里还在讲“天人合一”呢。春夏秋冬是要在菓子里面蕴含的,酸甜苦辣是要在品尝后感悟的。不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主要是咱们这好东西怎么看着不老威风的呢?是咱这儿好吃的太多了,来不及每个都做那么细?还是要的就是那大纸一包,打开连整的带碎的那劲儿? ??

不比了!

image

先前总去的伊势丹地下的菓子店,最近退出了,原因是客源稀少。上个月买这家菓子的盒还没扔,盒外的包装纸上画的是淡墨的松树和小山石、淡云,看着那么舒服。

吃八件,我本想配正兴德的花茶。结果冲了味道淡点的日本煎茶。

image

推荐一下。这所谓日本煎茶,其实也是咱中国的茶。天朝上国,大大咧咧,人家又发扬光大了。所以今天,咱们基本上没在国内看见过煎茶和抹茶。煎茶也起源于隋唐,跟抹茶一样,都很清眼、清口。单看干茶的颜色是绿的,冲出来在水里的叶底是绿的,茶汤也是青绿的。第一泡很像泡绿草,第二泡开始茶汤也跟着绿了,有点抹茶的效果。

买的话,北京太平洋百货超市就有,天津远东百货超市也看到了。

拿个白瓷盖碗秀一下。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