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子考上了清华的研究生,用了三年的时间,第二年,第三年的复习都有我在身边,我目睹了一切,她的努力,她的付出,她的艰辛,她的神经质。今天她发来信息说被录取了,我高兴得要尖叫起来。可是她说,她很平静,因为我一直站在事件之外,我做的事情只是等待,然后得到了这个结果,而她好像一个元宵,被滚来滚去,听到不同的消息,说有50% 的可能,又说70%,又说80%或者又说可能还是不行,或者感觉导师话中有话,可能可能......她被折磨得已经疲了。于是,没有感觉,我打去电话,她在睡觉,中午12点的时候。
好了,今天算是得到了个好消息,快乐的一天,我算是快乐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