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image
世人常以惊讶的目光打探缅甸近来的变化,除了政治场的军民转换、多党竞逐,人们还看到这个国家的国民精神面貌为之一新。向来在认命和愤怒两者之间切换的国民表情,现在多了喜、泣等戏剧化元素。
这个曾被谑称为“免电”的国度,正在熠熠发光。不错,基础设施还没有跟上亚洲平均水准,克钦人和若开邦的印度人后裔仍缺少自治和公民权,但大多数普通缅甸人,尤其是生活方式半现代化的城里人,乐见联邦政府的一系列改革开放举措,幸福和渴望,就写在他们脸上。这场变革的潜力巨大:迄今为止还没有明显的输家。
暌违数十年后,英国首相来了,印度总理来了,美国总统也来了。这个亚洲崛起中最后一个对外开放的大国,破天荒地给予外国投资者5年免税和50年地契的许诺,尽管该国司法和金融两大体系的主体还沉浸在迷雾之中。
玉石、黄金、热带硬木以及潜在的水力资源的确宝贵,但更值得珍惜的是人力资源,比如200万缅甸在泰移民中的回国者。投资开发确实会撬动缅甸压抑已久的经济潜力,但随之而来的环境和文化改变,也会令缺乏完善预案的政府部门麻烦缠身。
新政治家、新法律、新产业、新学校、新娱乐场、新证交所、新IT设施,以及雨后春笋般的民营报刊,并非均匀地施予缅甸各地。许多偏远山区还是没有大的改变,筒裙、赤脚的缅甸人,胸中涌动着希冀,脸上却不时闪现木然,就如前军政府官员脱下军装,还是老面孔一样。
把垃圾扫到地毯下不是根本的解决办法,但缅甸的新生不仅有赖于昂山素季们的努力,也取决于既得利益者们的让步。
贯穿缅甸南北的伊洛瓦底江昼夜奔流,水涨水退,河床甚少改变。唯台风,给这个平日气候宜人的国家捎去巨变的能量,是福是灾,端看当事者如何自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