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一日愚人节

人物:
  A——男,超脱而颓废,痛苦而自以为是,还有几分孩子气。
  女——女,单纯,爱开玩笑,又很坚强。
  男——男,冷酷,无耻。
  女B、男B——龙套。

第一场

(灯亮,舞台正中有一把椅子。A站在台前,抬头、冷笑。)
A:你以为你是对的,其实你是错的。
  你以为这是假的,其实这是真的。
  你以为现在是今天,其实今天是永远。
  你以为四月一日是愚人节,其实天天都是我们的节日。
  四月一日,现在是早上九点三十分。每天的这个时候,我已经起了床,上了厕所,洗了脸刷了牙,吃了早点——没事干了。(坐下)每天的这个时候,这座小花园里会来两个人。女生先到,(女上)等待,无所事是,东张西望,顾影自怜,眉目含情。一看,就知道小姑娘芳心难捺,动了凡心啦。然后,男生出场。西装革履,掩不住的油头粉面,心事重重,分明是欲语还休。
女:嗨,你来啦。
男:哼哼哼哼……我来啦。
女:你哼哼什么呀?这几天为什么总找不着你?
男:嗯——
女:啊——
男:这个这个——
女:哪个哪个?
A:然后,男生就摊牌了。
男:我们分手吧,我喜欢上别人了。
A:然后,女生迅速做出反应。(女挥手打了男一记耳光。)太过份了!女生打男生!一点也不淑女,一点也没风度!你就是再是受害者也不能动手呀?这么做,太伤男子汉的自尊心了。可恶!可恶至极!这世上唯一比女生打男生更可恶的事就是男生打女生!(男一个耳光打回。冷笑,下。女愣,哭泣。)坦白说,这个女生很漂亮,看上去也满聪明的。可是这已经是她第七十一回被抛弃,第七十一次被打耳光了,—点记性都不长,真成问题。而那个男生呢,也已经是第七十一次做负心人和摧花杀手了。(女跑下)我曾经发誓,我和这世界再没有任何关系,我也曾经发誓,我恨这世上的每一个人。但是这出戏我也看了太久了。那个女生跑了,哭着跑了,捂着脸跑了。跑到哪儿去了,我不知道,我希望她没有去寻短见。差点把这事儿给忘了,如果她已经连死七十一回,却还要回来吃耳光……这事可就有点太惨无人道了。好吧,那我明天劝劝她好了。
(灯灭)

第二场

A:你以为你是错的,其实你是对的。
  你以为这是真的,其实这是假的。
  你以为今天是永远,其实今天只是现在。
  你以为天天都是我们的节日,其实我们的节日只有:四月一日,愚人节。
  四月一日,现在是早上九点三十分,每天的这个时候,会有一对恋人来这里分手。女生先到,等待。男生出场,变态!打招呼。摊牌。然后互打耳光。
(男冷笑,下。女愣住。哭泣,欲下。)
A:喂,别哭了……别走呀,你到哪里去?(揪住女。)
女:放手!我不认识你!
A:我认识你呀,你不是刚刚失恋了吗?
女:流氓!不要你管!
A:是是是,是不关我的事。这不是看你哭得水挺多,给你拿纸巾来了吗?
女:在哪?
A:给你。(从书包抽出一卷卫生纸。)坐下吧。
女:这是卫生纸?不坐。(欲下,谁知卫生纸绵绵不绝。)
A:你瞧,卫生纸都不让你走呢。
(女忍不住笑了一下。)
A:其实失恋嘛,有什么大不了的。看开些就是了。那个小子猪头猪脑,哪一点配得上你啊。他离开你,那是他没眼光,也是你的福气,也许你将来会遇上你真正喜欢的人呢。
女:你说得倒轻巧,赶情不是你!初恋哪!你谈过恋爱吗你?
A:理论上,曾经有过很深的研究。
女:人生,人生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如果,如果上……
A:哎,打住打住!我告诉你,别在我面前说什么“上天”,我恨透了这个鬼东西!也别跟我玩儿什么“莫过于此”。有什么呀?感情上的小小挫折,我经历过的事,你想都想不到,说到痛苦,你根本不能和我相提并论!
女:胡说,你还能有什么事?
A:我……我不能说。
女:真的不说?
A:天大的秘密,不能说。
女:哇!
(女哭。女B上。A手足无措。)
A:你太夸张了吧?大家还以为我把你怎么样了呢?
女B:(走过来,稍停,打量一番。)哼!(下)
A:怕了你啦!我告诉你你可不能说我发疯。
女:好的。明白。嗯!
A:坐下。(两个人坐下。男B缓上。)你知道吗?我是一个没有明天,只有今天的人。
女:怎么会呢?你有什么不治之症吗?(慈祥地将A按倒在椅上。)
男B:哇!(踮起脚尖,侧身下场。)
女:乖,躺着别动,阿姨给你买糖吃。
A:(坐起)没有啦!
女:那你为什么这么说呢?
A:其实……
女:其实什么?
A:没什么。
女:来,躺下!
A:好啦!我说了!……其实不光是我,你也是一个没有明天的人。
女:我?不会呀,我的身体很健康,而且对明天充满了希望。明天,我们会有一门很重要的考试。后天,小眉会有一个生日party,大后天,我们班会去春游,大大后天……
A:没有明天,没有后天,没有将来!每个人都没有将来。
女:喂,你不要把每个人都看得和你一样呀。这个世界和你的想像是不同的。它并非处处都是黑暗,它也充满了阳光。(背书)这个世界并不缺少美,只是你缺少一双善于发现美的眼睛罢了。
A:不是这样,不是你想像得这么简单。没有明天,明天不会到来,你明白吗?我们被卡在今天了。明天,4月2号,它永远都不会到来了。
女:这是我听到的最有趣,也最白痴的愚人节笑话。
A:不!不!你听我说,我们常说,时间像小河一样流淌不是吗?现在我告诉你!时间之河出现了旋涡了!时间旋涡!时间在这里绕来绕去出不去了!一切,周而复始,循环往复。周而复始,循环往复。周而复始,循环往复。(男B女B倒退回放。)它从四月一号回到四月一号,它从四月一号出发再到四月一号。四月一号四月一号四月一号四月一号四月一号四月一号!三月三十一号早已经离我们很远很远了!可是四月二号却依然遥遥无期!
女:……两个字:笑话。
A:天哪!我但愿这只是一个愚人节笑话,可是它不是!如果是的话,这个笑话太残忍了,我已经过了七十二个四月一号了。我快要疯掉了。每天睡觉前,我总是许愿,希望等我再睁开眼的时候,会有一个新的一天。可是每天早上醒来,我看到的唯有我在上一个四月一号撕下的日历又回到了这个四月一号的墙上。我看到的唯有在上一个四月一号被那家伙抛弃的你又回到这里挨他的耳光!
女:你是说,我已经被家伙打了七十二个耳光了?
A:是的。
女:……明白了,你是个发疯的!
A:我就知道你要这么说!
女:可是我从来不记得我过过两个四月一号呀,更别说七十二个了。那家伙敢打我七十二个耳光,我早大嘴巴子把他抽到美利坚众国去了!
A:问题就在这儿!当时间从终点回到起点时,一切运动都意味着没有发生,一切事物也就回到了最初状态,而人们对这一天的记忆也就全部都变成了空白。所以说,你们经历了七十二个四月一号,可是你们的记忆却只保持了最新,最近的一次,用英语说,就是——the lastest one。
女:我们?
A:你们!你们幸运地丧失了记忆,可是我却不同,不知为什么,我是清醒的,我的记忆就无法抹去。我过了一个又一个的四月一号,七十二个四月一号的记忆都叠在我的脑子里,我怎么了,为什么我不能忘记?为什么要让我来注视着这个天大的笑话?为什么我要成为这个秘密的发现人和保护人。上帝让我知道了它,却不让我说出去,没有人相信,相信的人第二天又会忘记。我帮不了别人,我没有足够的力量!我是孤独的、无力的、耻辱的、痛苦的。我是一个被时间和世界所抛弃的人!
女:……
A:……
女:为什么你会和我们不一样呢?你有什么地方长得奇怪吗?
A:我怎么知道!别乱摸!……(倒在女的怀里,哭了。)我好累……
女:如果明天我忘了今天发生的事,你愿意来提醒我嘛?让我和你一起分享这个秘密?
A:你相信我么?
女:是的,我相信。
A:那么,我愿意。永远愿意。
女:永远?
A:是的,永远。
(灯灭)

第三场

A:你以为我是对的,其实我是错的。
  你以为那是假的,其实那是真的。
  你以为今天只是现在,其实现在就是永远。
  你以为人人都过愚人节,其实四月一日只属于我自己。
  四月一日,九点三十分。女生先到,等待。男生后到,变态。见面,摊牌,互打耳光……等等!我怎么可以让他再打我的那个她耳光呢!
男:我们分……
A:咿——呀!(冲上。一拳闷倒。踩之。)
女:啊!你干什么?
A:乖,你先让开,我先为你报仇,一会再来陪你。
女:为我报仇?你是谁呀?来人呐!救命啊!打人啦!
A:嘘!嘘嘘嘘!你不认识我了么?哦,对了,倒霉!我忘了你今天会忘了的。好的。那我跟你解释,事情的由来,是这个样子的,昨天,我和你……
女:昨天?昨天我们见过面吗?
A:昨天……哦,既然这样,那算今天好了。今天,我和你……
女:你有病!救命啊——
A:嘘嘘嘘!反正就是四月一号啦!
女:四月一号?
A:是。
女:今天?
A:严格地说……不是。
女:四月一号?
A:是。
女:今天?
A:不是。
女:四月一号?
A:是。
女:今天?
A:不是。
女:救命啊,来人呐!
A:你听我解释!时间,在今天遇到了湍流!又回去了!你已经过了七十二个愚人节……过一会你会被这个家伙甩掉,然后你打他耳光,他打你耳光。然后我安慰你,然后我爱上你,然后你也爱上了我,所以我现在来扁他!
女:我明白了……你是个发疯的!疯子!
女B男B:(台下)疯子在哪?
女B:(上)随着都市惩治节奏的加快,心理问题与精神疾病日益常见。
男B:(上)天有不测风云,我有精神病院。
女B:白天找我们,不害怕;晚上找我们,睡得香。
男B:地球人都知道!
女B男B:谁是疯子。
女:他是!
A:我不是疯子!
女B:疯子都说自己不是疯子。
A:那我是疯子!
男B:既然你都承认了,那我们也就不多说了。(搏斗。二人将A抓住,带下。)你有权保持沉默。
女B:你所说的一切都将成为发病的症状。
A:我会回来的!我会回来的!你们这群疯子,你们这群白痴!你们这群自以为是的东西!
女:吓死我了!(扶男)你没事吧?
男:没事,还好。
女:我们回去吧。
男:我们分手吧。
女:什么?
男:何必再演戏呢?那个疯子对你多好呀。我想,我就不妨碍你们了吧。(女一记耳光。男冷笑,一记耳光。)况且,我也早就另喜欢上别人了。
(男下。女怔住。哭泣。灯灭。)

第四场

(A坐在前台。女与男在后场不断重复上场、见面、摊牌、互打耳光、下场的动作。)
A:你们知道吗?我们这个世界,有很多不可告人的秘密。而我,就恰好知道一个。今天是四月一号愚人节,每个都想尽办法去捉弄别人,也时刻提防着被别人捉弄。可是你们根本不知道,我们现在正处在一个最大的骗局之中。我们已经被捉弄了!有没有做某件事时油然而生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因为我们的生活就是这样千篇一律!我们重复着四月一日,重复着可笑的愚人节,重复着我们做了十次二十次成百上千次的事情,就此陷入泥潭,再也走不动半步。生气了!为什么要生气呢?为什么你每次都要生气呢!我又不是第一次跟你们说了!天天讲,天天讲!你不烦我都烦!你们长点记性吗?行吗!
(灯灭)

  第五场

A:你以为我是错的,其实我是对的。
  你以为那是真的,其实那是假的。
  你以为现在是永远,其实现在只是今天。
  你以为天天都是我的节日,可是我的节日却只有……愚人节。
  九点三十分,每天的这个时候,都会有一对恋人来这里分手。女生先到,她曾经是我未来的女朋友。男生后到,他将要成为她曾经的男朋友。见面。摊牌。互打耳光。
(男下。女欲下,却盯上了A。)
女:你看够了没有!
A:对不起……(欲下)不过,其实你还是看开一些的比较好。
女:用你管吗?
A:是……是……不用我管。我多嘴!不过,真的,也许你将来会遇上你真正喜欢的人呢。
女:你这是什么意思?
A:没意思。再见。对了,想哭的话,你要不要卫生纸?(从包中抽出。)
女:没有纸巾吗?
A:再见。
女:你好像很难过,比我还要难过。
A:……是的。
女:那也看开一点吧。
A:你……认识我吗?
女:不认识……我多嘴了!不过不认识也可以说说话嘛!
A:是吗?谢了。没必要。(欲下。不料被卫生纸拉住了。)
女:你瞧,卫生纸都不让你走呢。(A哭了,女B上。)你怎么哭了?别哭了,先坐下……人家还以为我把你怎么样了呢。
女B:哼!(不屑地下)
女:你有什么伤心事吗?(A摇头)其实呀,这些事情没有什么大不了,过不去的。只要换换心情,换换脑子,就什么事也没了。你拿我来说吧,刚才被人甩了,还挨了耳光,当时难受得要死要活的。可是现在被你这么一搅和,一下子全忘了。再回想起来,好像也没什么。那家伙长得猪头猪脑,哪里配得上我呀,是吧?
A:不一样……
女:哦?你别告诉我说,你也刚刚失恋啊。(A点头)不会吧?这么巧?看来咱俩真是有缘啊。
A:你就别说这种话了!
(A背向而泣。男B上场。“哇”了一声。踮脚侧下)
女:喂,说说,说说!你女朋友长什么样?
A:她?
女:说呀。
A:(看着女。从头说到脚)她……长长的头发,用紫色的发绳挽成一束马尾,喜欢穿杏黄色的外衣。天蓝色的牛仔裤,褐色的皮鞋……
女:啊?你不会是说我吧?
A:……
女:……
A:不是。
女:吓我一跳,我还以为我无意间伤害了一颗容易受伤的心呢!你们怎么认识的。
A:说了你也不会相信的。
女:你怎么知道我不会相信?我这个人接受能力最强了。说吧!你不说的话我又想起我失恋的事情来了。说出来,你的心里痛快一点,我心里也舒服一点。
A:那我说了?你不许说我是疯子。
女:放心啦!快说快说!
A:好吧。首先要说我们这个世界。时间不知为什么被卡住了。所以我们过的一直是四月一日。只不过,大多数人对此没有记忆。而我是一个例外。在某一个四月一日,我把这个巨大的秘密告诉给了一位姑娘。共同享有的秘密让我们的心贴得是那么近。在那一天,我们相爱了。但是到了下一个四月一日时,她已经因为时间倒流的原因丧失了对上一天的记忆。她不认识我了。对她来说,我成了一个胡言乱语的疯子……你听明白了吗?
女:嗯……有点糊涂。不过我相信你不是疯子。
A:真的?
女:你是一个写科幻小说的!
A:……那也和疯子差不多了……
女:你这个人满有意思的嘛……嗯……好吧!如果明天,我不记得今天发生的事了,不认识你了,你可一定要提醒我啊。你要说:“啊,时间倒流,交个朋友……”。
A:有这必要吗?
女:怎么没有,不然,你认识我我不认识你,我岂不是很吃亏?对了,你也可以这样去提醒你的女朋友啊。一次不行两次,两次不行三次……
A:即使他能够再爱上我,那也只是一天,不,十几个小时的事情。十几个小时以后,她又会把我忘记,重新把我当成疯子。十几个小时……有意义吗?
女:没有意义吗?
A:有意义吗?
女:没有意义吗?
A:有意义吗?
女:没有意义吗?
A:对!我就是认为没有意义!这么长的时间,我累了!我也看透了,想通了。四月二号可能永远都不会来了,没有明天,一切的努力都不会有结果的。何必去想那么多,做那么多呢?这么多的人,因为无知而快乐,因为懵懂而幸福,他们不知道什么秘密,也不用去担心什么明天,日复一日的重复生活,不也过得挺好吗?我也能这样!我也行!明天不会到来,今天我就可以为所欲为!我为什么要为四月二号迟到而头疼?我可以比他们过得更有恃无恐!我不是救世主,我没那个能力!随他去吧!既然上帝耶和华释迦牟尼安拉为我们选择了这种命运,那我服从好了。不去强求了,该忘的,就让她忘了吧……(女反手抽了A一记耳光。)干什么?我又不是你男朋友?我又没甩你?你凭什么打我?你凭什么打我!
女:四个问题——第一,她和你在一起的时候,她快不快乐?
第二,你和她在一起的时候,你快不快乐?
第三,你没办法救世,你能不能救自己?
第四,四月二号来的时候,你后不后悔?
(女下。A怔怔地抚脸而立。)

插曲

C:
不要问我是谁,我没有名字。如果你愿意,你可以叫我傻瓜,或者南瓜冬瓜西瓜,什么瓜都可以,随你喜欢。当然了,也有人叫我疯子,我无所谓,任何称呼都没有意义。
另外,请你也不要问我是从哪里来的,要到哪里去,因为我是一个没有过去也没有将来的人。如果,你一定要问,我只能告诉你我生活在一个叫做医院的地方。那里的人都穿着白大褂,拿着各式各样的奇形怪状的金属或者是塑料的玩意儿(夸张的动作)——哦,对了,他们管那些东西叫医疗器械——我好像从一生下来就在那里了,要不就是快死了的时候才去的。哎呀,到底是怎么进去的我也弄不清了,反正自我有记忆以来就一直没离开过。
没有人知道自己究竟在做些什么,四季早已混沌不堪,唯一明朗的是我这颗停止了跳动的心。(夸张的动作)(咳嗽打喷嚏,躲到椅子后面探出头来,食指放在唇间)嘘——别告诉他们我在这儿,否则他们又要逼我吃那些令人作呕的药丸了,(慢慢走出来)还有这么长,这么粗的空管子,(夸张的动作)那些家伙会死命的往我身上这么一扎,这可是真皮的,那经得起呦?(站起来)什么?你问我她们是谁?她们——大家都叫她们“白衣天使”。哈!天使!你瞧,多么美丽的名字啊,可是你见过?还是你见过?还是你?你?你?……天使,天使不就是那些扇着翅膀的小娃娃吗?说不定他们的衣服都是黑色的呢!要不就是他们的心是黑色的。
(站到椅子上)其实我早已忘记了时间,不过今天例外,因为今天是我们的节日啊。哎,天知道我是多么的厌倦。厌倦你,厌倦他,还有,厌倦我自己,哈哈哈!对那些毫无感情的什么“医生”,我们,所谓的人,有意义吗?有意义吗?只要我从这里跳下去,一切就都消失了,消失!消失!消失!(跳的动作)
(灯灭再亮)
哦,对了,别忘了替我跟咪咪他们道声别!再见!(跳)
(灯灭)

(冷场)

C:
(站在椅子上)全体起立!(灯亮)咦!看到我居然没有掌声?
(坐到椅子上)不要问我是谁,我会告诉你我没有名字。也不要问我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我会告诉你我没有过去也没有将来。如果你一定要问,我只能告诉你我生活在一个叫做学校的地方,那里的人都叫我狂人。
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站起来尖着嗓子)谁知道这首诗的意思?
真奇怪,每次看见那个卖弄风情的女教师,我的心里就像火烧一样热。整天在课堂里咿咿呀呀的。(坐在椅子上像个学生一样高举着手)我知道,我知道。嗨,不就是教我们怎么种田嘛!不过办公室里只让吃人,不让吃粮食!
(站起来)哈哈哈,你们这群人,被称作什么“人类灵魂的工程师”,为什么不让我好好吃饭?整天只知道考试考试,那么多考试对你们有什么好处?还拼命塞些世界名曲、名画的什么给我,那些叫做文化艺术的是什么玩意儿?还不如路边扫垃圾的老太婆呢!咦!你们怎么都长得一个样儿?(夸张的动作看自己)长得和我一个样儿?
(站到椅子上)今天是四月一日对吗?不不不,昨天是四月一日。不不不,今天是四月一日。为什么?为什么我还活着?到底我是在哪一天自杀的?哎,算了,导演,我要去死了,关灯吧。(做跳状)
(灯灭)
呛呛才!

(冷场)

C:
(出现在观众席的二楼)活着还是不活,这是个问题,究竟那样更高贵?去忍受狂暴的命运无情的摧残,还是挺身去反抗那无边的烦恼,把它扫一个干净?
你们这些愚蠢的芸芸众生,就是喜欢把什么事都推到我这个上帝的头上,整天祈祷来祈祷去,难道就不怕把我烦死?告诉你们,我自己的事都忙不过来,哪有那么多心思管你们?
好吧好吧,就算我应该为你们想想,你们为什么不先学会拯救自己?你们在做什么?他们告诉你们什么?而你们就信了?好好想想吧,今天是谁的节日?
(指舞台)你们以为,这是什么?舞台?错了,这是人生!
(灯灭)

第六场

女:我以为你是对的,其实你是错的。
  我以为这是假的,其实这是真的。
  我以为现在是今天,其实今天是永远。
  我以为四月一日是愚人节,其实天天都是我们的节日。
原来那个疯子说的都是真的,今天一早起床后,我发现昨天被我撕掉的四月一号的日历又回到了墙上,身边所有的事物都重复着昨天的情形。这太可怕了,我一定要找他好好谈谈。(A上)嗨,你来了!
A:你,你是在和我说话吗?
女:对呀,你难道不认识我了吗?
A:我们见过吗?不应该啊,照理我对美女是过目不忘的啊!
女:你再想想,你不是还告诉了我一个天大的秘密吗?
A:秘密?什么秘密?
女:你告诉我时间之河出现了旋涡!一切,周而复始,循环往复。它从四月一号出发又回到了四月一号。三月三十一号早已经离我们很远很远了!可是四月二号却依然遥遥无期!
A:笑话!
女:本来我也以为这只是你说的一个笑话,可是现在我相信了,因为今天……
A:等等等等,你说这些话是我告诉你的?
女:对呀。
A:怎么可能?这太荒唐了!你是说时间停留在了四月一日?
女:没错。
男:(上,看到女。)你已经到了。
女:是你小子!(对A)你先到一边待着,阿姨一会儿再来哄你!
男:你……我……
女:别你啊我啊的了,这几天怎么总找不着你?(对观众)我怎么又问这种蠢问题?
男:这个……那个……
女:还来这套?先受我一拳吧!(打男)
A:怪怪!这么凶啊!幸亏我没说认识她。
男:(从地上爬起来。)你干嘛?
女:还问我干嘛,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
A:他有什么心思?
女:(推A)别插嘴!(对男)说,你是不是来和我谈分手的?
男:(先是一愣)没,没有啊!(继而变得理直气壮。)谁说的?
女:(不相信地)不是?
男:当然不是!
A:人家说了不是!
男、女:(异口同声)少废话!
女:今天是四月一日吗?
男:是啊!
女;那你一定是骗我。
男:谁骗你了,我是来告诉你我喜欢上别人了。
女:什么?你不是说你不是来和我谈分手的吗?
男;我是不是来和你谈分手的,我只是来告诉你我喜欢上别人的一个事实,如果你愿意和我继续交往下去的话,我没有异议!
女:无耻!(打男一记耳光,男立即打还。男下,女哭。)我怎么这么命苦啊!
A:我最怕女生哭了。这样好了,看在你被抛弃的份上,我就相信你说的秘密。
女:你还是不明白,我不是因为失恋哭,我是因为被那个混蛋打了七十二个耳光却还没躲过这一记,觉得太亏了。对了,你知道美利坚合众国在哪儿吗?
A:应该在下面,干嘛?
女:好把他抽去。我说,你真的不记得我了?难道你也失去了记忆?
A:有可能,我这个人记性一向不太好。
女:哇!
(女哭。女B上。A手足无措。)
A:你太夸张了吧?大家还以为我把你怎么样了呢?
女B:(走过来,稍停,打量一番。)哼!(下)
A:好了,别再哭了。(拿出卫生纸。)擦擦吧。(男B缓缓上)为什么我对你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急)我是说真的,可别以为我总拿这套来骗女孩子。
男B:哇!(踮起脚尖,侧身下场。)
女:我相信。
A:真的相信?
女:真的。可是你相信我说的吗?
A:(思考)那,我就相信你吧,反正今天是四月一日嘛。
女:哎!昨天,我不相信你的秘密,今天,同样的秘密,却变成了你不相信我。
A:这个世界本来就如此,人与人之间总是存在着距离。信任是什么?(背书)连沟通都已黯然失色,更何况是信任?不过,我从来不记得过过两个四月一号。
女:问题就在这儿,当时间从终点回到起点时,一切运动都意味着没有发生,一切事物也就回到了最初状态,而人们对这一天的记忆也就全部都变成了空白。所以,你只记得今天这个四月一日,而明天你又会只记得明天那个四月一日。我想现在我是唯一一个没有失去记忆的人了,是那个被时间和世界抛弃的人。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A:……
女:……
A:如果明天我忘了今天发生的事,你愿意来提醒我嘛?让我和你一起分享这个秘密?
女:你相信我了吗?
A:是的,我相信。
女:那么,我愿意。永远愿意。
A:永远?
女:是的,永远。
(灯灭)

第七场

女:我以为你是错的,其实你是对的。
  我以为这是真的,其实这是假的。
  我以为今天是永远,其实今天只是现在。
  我以为天天都是我们的节日,其实我们的节日只有:四月一日,愚人节。
四月一日,现在是早上九点三十分。——等等,今天是四月一日吗?我已经弄不清楚了,我究竟是活着还是死了?我是一具没有思想的躯壳还是一个没有肉体的灵魂?或者一切都只是一场虚幻的梦,一个荒唐的笑话,我们、所有的人都只是一个上帝随意摆弄着的玩具罢了,谁说不是呢?(A上)你好!
A:你好,我们认识吗?
女:我想我们不认识。
A:不好意思,我没带钱。
女:放心,我不是推销的。
A:那你有什么事吗?
女:这个说起来有点复杂,虽然你不认识我,但是我认识你。你让我来提醒你昨天发生的事,所以我就来了。
A:昨天?昨天我们见过吗?
女:昨天……哦,既然这样,那算今天好了。今天,我和你……
A:你是不是有病啊!要不要我帮你叫辆救护车?
女:反正就是四月一号啦!
A:四月一号?
女:是。
A:今天?
女:严格地说……不是。
A:四月一号?
女:是。
A:今天?
女:不是。
A:四月一号?
女:是。
A:今天?
女:不是。
A:来人呐!这里有疯子啊!
女:你听我解释啊,时间在今天遇到了湍流,我们每天过的都是四月一号。本来是你安慰我,然后我们相爱了,(男上)可是现在你不记得我了,所以我来告诉你……
男:出什么事了?
A:没什么,是个疯子。
男:她是我女朋友。
A:哦?那你要当心点。
女:(对男)谁是你女朋友?做你女朋友才叫倒霉呢。你不是喜欢上别人了吗?真不知道谁这么不幸被你看上。
A:你怎么知道的?
女:你管我!
男:(不怀好意的打量A。)我看是你先喜欢上别人了吧?我都没说你,你凭什么恶人先告状?(女打男耳光,男迅速打还,女躲过。)
女:如果再让你得逞,我也太没面子了。
男:疯了疯了,她真的疯了。
女B男B:(台下)谁疯了?
女B:(上)随着世界经济的繁荣,心理医生和精神病人普遍增多。
男B:(上)人有旦夕祸福,精神病院有你。
男B:白天找我们,不害怕;晚上找我们,睡得香。
女B:地球人都知道!
女B男B:谁是疯子。
男:她是!
女:我不是疯子!
男B:疯子都说自己不是疯子。
女:那我是疯子!
女B:既然你都承认了,那我们也就不多说了。
(搏斗。二人将女抓住,带下。)
男B:你有权保持沉默。
女B:你所说的一切都将成为……
所有人:发病的症状。
女:为什么,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为什么?我会回来的,我会回来的。
A:我说你好像也忒狠了点吧?
男:少管闲事!(下)
A:话说回来了,为什么我觉得与那个女的似曾相识呢?(对观众)对了,你们知道今天是几月几号吗?
(灯灭)

第八场

女:我以为我是对的,其实我是错的。
  我以为那是假的,其实那是真的。
  我以为今天只是现在,其实现在就是永远。
  我以为人人都过愚人节,其实四月一日只属于我自己。
如果你问我今天是哪一天,我会告诉你今天是四月一日。如果你问我昨天是哪一天,我会告诉你昨天也是四月一日。如果你问我明天是哪一天,我会告诉你明天还是四月一日。(A上)
(女坐在台前,男B和女B在后场不断重复上场,倒退回放。)
你们知道吗?我们这个世界有许多解不开的迷题,我就有一个想不明白的。你说,今天是张国荣逝世多少周年呢?我确定今天是他的忌辰,可是,可是是几周年呢?你们有没有觉得日子过得很无聊?因为连这样一个简单的问题都解答不了。人类,人类总是自作聪明,自以为什么都知道,什么都明白,自认为自己是世界的主宰,其实,他们什么都不明白,什么都没见过。他们见到的只是他们以为见到的罢了。事实上,有些事他们是永远都不会知道,比如,比如哥哥根本就没有死。不相信?为什么要不相信呢?同样的话,天天听,天天听。你们不累我都累了,动动脑子行吗?
(灯灭)

第九场

女:我以为我是错的,其实我是对的。
  我以为那是真的,其实那是假的。
  我以为现在是永远,其实现在只是今天。
  我以为天天都是我的节日,可是我的节日却只有……愚人节。
如果你问我今天是哪一天,我会告诉你今天是昨天。如果你问我昨天是哪一天,我会告诉你昨天是明天。如果你问我明天是哪一天,我会告诉你明天是今天。
A:(上,看到女。)你好像很难过的样子,有什么伤心事吗?
女:说出来你也不会信的。
A:你不说怎么知道我不信呢?
女:(好像有希望的)你认识我吗?
A:好像不认识。
女:唉!你不会明白的。
A:不明白也可以说说的嘛。
女:……我看还是算了。
男:(上)你已经到了。
女:你来了!(对A)你稍等片刻,让我先解决了这个负心汉再说!
男:你……我……
女:Stop!你说什么都没用了,现在你给我听好。我们分手吧,我喜欢上别人了,不管你是不是在我之前见异思迁,反正现在是我甩你,不是你甩我,明白了?
男:从来没有女生敢甩我的,这对我是莫大的耻辱!
女:很好,也让你感受一下被人抛弃的滋味。今后我再也不想见到你。哎呀,我忘了,明天我还会见到你。
男:什么意思?
女:你别管什么意思了,现在就在我面前消失。(男走)等等。(男回来,女打男一记耳光,男打还,女抓住男的手。)就知道你有这招。
男:你甩我还打我耳光?
女:怎么,不服气啊?
男:算你狠!(下)
A:我说你是不是太绝情了。
女:如果你知道他已经打了我七十三个耳光了,你还会同情他吗?
A:七十三个耳光?不是我说你啊,小姐,要懂得保护自己!家庭暴力都已经成为全社会关注的问题了,你不能任由那家伙欺负你的,要不要我帮你打114?
女:干嘛?
A:问妇联的电话啊!
女:没用的,现在只有打电话给上帝这鬼东西了。
A:什么意思?(女哭)喂!你怎么哭了?(女B上)舍不得就不要分手了嘛!
女B:哼!(不屑地下)
女:我不是舍不得他,而是因为我无法让我爱的人知道我爱他,你明白那种对着你爱的人却说不出话的感受吗?(男B上)
A:怎么会呢?(安慰地轻抚女的背)他不知道你就告诉他嘛!
男B:哇!(踮脚侧下)
女:我说出来他会以为我是疯子。
A:你没试过怎么知道?说不定他也正暗恋你呢?
女:我试过了。即使他相信了我,爱上了我,也只有一天的时间,第二天一切又都回到原点。
A:不明白。
女:是这样的,我们的世界进入了一个时间漩涡,时间停留在了四月一号。昨天是四月一号,今天是四月一号,明天还是四月一号,我们已经过了无数个四月一号了,但是我们却还要一直过下去。每天,人们都重复着生活,而他们对此却没有记忆,因为当时间回到起点时,他们对前一个四月一日的记忆就消失了,除了我以外,所以我的恋爱只有一天。
A:今天,的确是四月一号。
女:我知道啊。
A:今天是愚人节。
女:我没问你今天是什么节日啊。
A:但是我想告诉你啊。
女:你看,我说你会把我当作疯子吧。
A:你说的那个人不会是我吧?
女:……
A:……
女:不是。
A:吓我一跳!我还以为我无意间伤害了一颗容易受伤的心呢!不过,我相信你。
女:真的?
A:真的。如果明天我忘了你,你愿意来提醒我吗?
女:有这个必要吗?
A:没有必要吗?
女:有必要吗?
A:没有必要吗?
女:有必要吗?
A:没有必要吗?
女:对,我就是觉得没有必要。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日子过得毫无意义。一切都不会有结果,二十四小时后,所做的一切都是白费。我累了,我真的累了。既然明天永远不来,那我也不指望寻找幸福了。我不是救世主,我只想忘却,让我忘却吧。(A摸女额头)干嘛?我没病,我真的没病。
A:四个问题——第一,你没有他的时候,你快不快了?
第二,他没有你的时候,他快不快乐?
第三,世界不懂你,你懂不懂你自己?
第四,他懂你的那一天,你后不后悔?
(A下,女怔怔地抚脸而立。)
  
第十场
                 
(灯亮,C站在椅子上)
C: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别气馁,别伤心。我以为我会一去不回,可是我不还是好好的站在这儿吗?
(台左前定点光亮)
A:你是谁?
C:(走下椅子)活着就好。
(台右前定点光亮)
女:你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
C:(走下台)楼是给人住的,湖是给人看的,绳子啊,不是用来上吊的!哈哈哈!
A、 女:(异口同声)这人真奇怪!(A、女对视)
A:(看向椅子)咦?我为什么老觉得这把椅子应该是有人坐着的?
女:(跟)咦?我为什么老觉得这把椅子应该是有人坐着的?
A:(往台中走)那是我的椅子。
女:(往台中走)那是我的椅子。
A:你是谁?
女:你是谁?
A、 女:(异口同声)我?我是你新的男(女)朋友。(对视,两人慢慢走近)
A(领)、女(跟):我每天,都要让他(她)再一次,又一次的爱上我。(手拉手)
女(领)、A(跟):有多久了,我不知道。但是我很快乐。(相依偎)
A:也许有无数个明天,
女:因为有无数个今天。(面对面)
A、女:(异口同声)而我能做得,也就是尽力去选择(创造)最好的——那(这)一个。
  (灯灭)
                 
                 
  (全剧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