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想了一下,中山陵确实是个已经记忆模糊的地方,总得有10几年没有去过了。因为沾了远道而来的朋友的光,假装成第一次来南京旅游的游客,在镜头前竖起了经典剪刀手,照了一张90年代复古风的到此一游照。人很多,人还不算多。毕竟不是黄金周,几个橙红的的喇嘛在人群里很显眼,胖胖的,黑黑的。

   回想了一下,马祥兴竟然是从来没吃过。用这个“竟然”是有些夸张了。我本非吃货,马祥兴又远在鼓楼,没吃过也是很正常的事。没吃过猪肉也看过猪跑,马祥兴大名鼎鼎,我这个从没吃过的人也能讲出一两个典故来蒙蒙人。

   回想了一下,玄武湖自从上次拉拉拉来过南京以后,就再没夜游过。心血来潮绕湖慢跑了一段,流了些汗,看到湖边少男少女搭了八九个帐篷,正在外面玩真心话大冒险的游戏。我忍不住想了想凌晨以后这些帐篷各自不停摇晃的情形,觉得自己流的汗和他们之后比,真不算什么。心里面又想,夜里那么冷,罩一个帐篷野合大概还是容易受凉吧。突然又想到,那些帐篷应该不隔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