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天,正开着车,忽然刹车没了,烦死我了,我用手刹刹车,减速,接着发现刹车并不是完全没了,而多踩几下总还是有的,这下心里踏实了,到紫竹桥附近修车,完事儿的时候,接老牛一电话,说是老颓生日,商量的怪结果是,到老牛家吃面。

见到老牛、三乐、老颓、高伟宁、老狼、米子夫妇,还有纳兰、老全,生日饭吃的是手擀面,靠,从来没吃过这么简单的生日饭,每人一碗麻酱面,几根黄瓜丝儿,还有一种老牛调制的酱油卤,没了——老颓刚搞过一次最豪华的婚礼,接下来是最艰苦的一次生日派对,人们不禁要问:这是什么路子?

坐在老牛家的院子里涂着防蚊油儿聊天,说起姑娘,说到一串儿不爱付账不爱工作不爱收拾屋子的自以为是的姑娘,我比较背,曾一连串儿混了五个姑娘,个个如此,我从未见过她们的钱包长得什么样儿,也没记起她们曾经试图为别人做过些什么事儿,她们那么急切地展示自我,显示年轻及可爱,以至于完全忘记了,人们对于那些东西只是最初觉得新鲜,再多看几眼就平常了,她们更加忘记的是,年轻可爱有着太多的竞争者,人们很容易从一种年轻可爱,转移到另一种年轻可爱上,她们喜欢谈恋爱,喜欢成天想一个人,无非是为了让那个人为她提供一些令她感到自己被需要的各种服务,一旦别人不爱满足她们,她们便觉出“青春的疼痛”,我觉得那是她们有毛病,她们不知,能够长久打动人的,是付出及奉献,是美好的品质——至于关心照顾,我以为是相互的,人人都同等的需要,并不是只有某些人特别需要,见到那些特别喜欢照顾漂亮姑娘的男人,总是让我感到有一点别扭,我并不认为那是值得的,有那工夫还不如用在发展自我上面。

我相信,好姑娘不是追到的,而是碰到的。

为了打击这一类导致男女不平等的歪风邪气,我离开她们,信号是,当她们向我要借钱或要钱从事个人享乐那一刻开始,事实上,在起初我对那些姑娘觉得挺满意,但长期相处,她们的品质却令我如芒在背,我可以呵护她一个月,但第二个月便心生怨恨,觉得她完全不值得我如此,到第三个月我便会悄悄地注意别的姑娘,对不起,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你不是觉得你很好吗?真不巧,哥们儿又遇到一个更好的,先撤了,而她们往往迷失在自己最初的成功里不能自拔,让她们去回味吧,我可没功夫去想,我还要往前走。

她们若问我为何离去?我会直接回答:因为你品质太差,因为你对我不好,因为你太自我了,因为我不想照顾你了——这是付出型的人可得到的好处,若是遇到品质好的人,你便有机会得到真爱,若相反,你还可从毫无愧疚地常换常新,而不必面临道德上困惑,对于不关心你的人,你使劲儿地忠诚专一,那不是受虐狂嘛——挺主动吧?其实只要你有东西可付出,就不愁找不到愿意接受的人,实际情况就是这样,这是我的方式:我会对你好,但你要是不幸真飘飘然地接受,并觉得理所当然,那你就太没眼力价儿了,就是对我不好,呵呵,对不起,我只好换人儿了,因我有能力对别人好。谈感情早晚要涉及人个品质,躲不过,溺爱一个人,只能让这个人变得自私冷酷,只考虑自己。

网上说一大批年轻人,花父母捱苦受累挣的血汗钱很理直气壮,有的甚至用穷父母一生积下的钱贷款买房自己住,没有丝毫的不安,他们难道没有发现,往前看,他们的父母比他们更加时日无多,更需要那些条件较好的房子?看不惯。大学毕业,不去工作,吃父母,看不惯。我尊敬那些在麦当劳打工的大学生毕业生,没好工作,先从次的干起,独立的自我意识,要从独立的经济开始,生活及感情都是艰难的,不易成功,捷径只有一条,那就是努力。

我舅舅在美国生活,中产,他女儿一直在北京,生得小巧可爱,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十一岁去的美国,接受美式独立自强教育,今年十五岁,学校放假,便带旅行团来国内,家里请了小时工,她说她可用小时工的一半钱收拾房间,并比小时工干得好,舅舅答应,她果真比小时工干得好,并且很高兴能够亲自努力赚到钱——我以为,这才是那种将来可能有能力对别人好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