组1:

Kurt保持着单腿跪地的姿势,左手撑在沙地上俯身用力咳嗽。他能感觉鲜血从口腔里顺着齿缝滴落下来,肺腑在每一次粗重喘息中都牵扯着灼烧般的疼痛。他的肋骨可能断了,脱臼的右手也早已失去知觉,但Kurt已经不在乎。他缓慢地转动眼珠,看见Puck依旧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血慢慢从他的身下渗透了黄色的沙土,一把手枪掉落在不远处。

这一切再次提醒他是被掌控在一种怎样荒唐可笑的处境里。Kurt想起三天前Rachel眉心中被插入的那一把匕首,和Finn颈间喷射的血雾,每个人的愤怒和畏惧就像困在牢笼里的野兽无法冲破。朋友间突然变得风声鹤唳,情侣们都在祷告哭泣,Blaine跟随自己义无反顾地一同牵手跳入了大海,可最终却是他像个破败的麻袋被海水卷上了堤岸,被礁石和岩砾磕得浑身是伤。这就是命运,时间仿佛倒回了那些年日复一日被推搡在锁柜上的噩梦里,恐惧如影随形,绝望永无止尽。他扑进冰冷灰蓝的海水里久久嘶喊着一个无人应答的名字,想要放声大哭,想要吼叫些什么,嗓子却已经哑了。Blaine的尸体没有被找到,毫无疑问。最后他在悬崖附近捡回了之前被藏匿的武器,选择了沉默地生存下去。

Kurt最后一次确认了对方的死亡。他吐掉嘴里的血水,挣扎着捡起地上沾满血污的短刀,踉跄几步站了起来。周围安静得可以听到海鸟的鸣叫,风声穿过枝桠彼此摩挲,广播宣读死亡人数的声音从海边远远传来,可Kurt都听不见,他的脑海里只有一个男孩幻觉的歌声始终充盈,在他千疮百孔的身体里点燃一小簇余烬的温度。他的步伐缓慢却坚定,脚下的沙砾发出被挤压的咯吱声响,目光空洞地穿过层层叠叠的冠叶,迎向尽头末日般的白光。

忽然他的右侧身体猛地向前拽了一把,空气中有什么东西擦过,带起了一阵风。Kurt无法抗拒这力量一下跪倒在地,他艰难地侧过身体往后转过一点,眼角的余光先是瞥见地面上拖出的红色痕迹,接着抬头看见了正在冒烟的枪口。Puck眼里泛出猩红的杀气,扭曲的笑容僵硬在脸上。

一股鲜血从他的腰部喷薄而出,体内的温热液体正以无法遏制的速度离开身体,Kurt却突然笑了,只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轻松和温暖。很好,很好。他已经比预想的活得够长,长得几乎忘却了白天与夜晚的距离,忘却了生存和死亡的差别。他想唱唱歌,呼吸却已不那么顺畅,断断续续的气流从口鼻呼出来,张开嘴只咳出了铁锈般的血甜味。

然后他看见对方手指再次扣住了扳机。

 

——在我的心脏用力开上一枪,让一切归零在这声巨响。

******************************************************************************************************

组2:

Kurt紧紧捂住自己的嘴,Blaine的手指上晃动着刚取下的颈环,同时歪歪脑袋笑了一下,“你看,成功了。”“上帝,你真是不可思议!”Kurt激动万分地扑向了自己的男友,Blaine则微笑着搂住他的腰线,蹭蹭脖子附近那片温热的皮肤。在短暂的缠绵与亲吻过后Kurt轻轻在唇边叹息了一声,“如果不是为了我转校,你本可以不用参加这个荒唐的游戏……”“我说过我是为了我自己,记得吗?”Blaine竖起一根手指抵住对方的嘴不让他继续说下去,“我想和你在一起,我愿意为你创造任何奇迹。”

“你们在干什么!”身后一声暴喝打断了他们,Kurt回头看着那个身材过分高大的男人条件反射般地瑟缩了一下,Blaine却毫不在意地迎上了笑容,“嘿,我们都有救了!Kar……”“死到临头了还不忘要跟你的小情人亲热吗!”男人脸上的肌肉不可遏制地颤动起来,三日来所经历的死亡和鲜血如同笼罩在头顶的阴影让他无法喘息,而在这样压力下却还保持着如此浪漫温馨气氛的他们仿佛一簇格格不入的火苗,让他心中长久以来被压抑在的愤怒和嫉恨都在此刻被点燃迸发出来,“既然如此,我就让你们一起死吧!”他毫不犹豫冲来人举起了手中的冲锋枪并扣动了扳机。“慢着Karofsky!”Blaine一挥手将Kurt挡在身后,一排炽热的子弹擦着发梢和衣服边角险险而过,桌上的笔记本被打中了,火星四溅中瞬间燃烧出浓烈的焦糊味,“停下!我们可以——”子弹再次脱膛而出,这次它落在了Blaine刚完成的火药上。在冲天的火光里Kurt几乎忘记了呼吸,他所记住的最后一件事,就是身边的那双手再次握紧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