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的另一头...我听到很沉重的呼吸声
时而急促时而缓慢
我不是很肯定....我是不是有把他弄哭
我依然一个人说得很尽兴
把话多讲明白后
只说了一句....你可以和我说话了吗?
一句恩,可是仍旧迟迟不把头抬起来
我忘记自己是第几次把他弄哭了
只是记得...
在面前的时候,他只会转身离开...让我别靠近
在电脑前面,他一定会低下头不停用手揉额头撮头发
并且说....明天说
而今天,99%算是中了....
可是我没按着臭脾气来
好,你说明天就明天..我就当不知道今天你怎么了

挂掉电话
我实在是无法想象他最近有多累
我知道这也不是形容给我听
我就能理解的事儿
也不知道要说什么要问什么
最好明天起来一切恢复正常

为了这个夏天
要付出多少呀
最近每天都是那么几句日文
说得我都觉得自己是复读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