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江边上的玻璃小屋,要是心里快活,有好的友人的时候,我是愿意去痛饮或者小酌的。几年过去了,那个穷乡僻壤的地方,居然比以前还红火了些,也许这个地儿跟有些人一样,是偶尔会想起,而且是永远不愿意忘记的。
  最近偶尔会去那里坐坐,昨儿个因了个性慵懒的我被评了月度好编辑,约上了欧阳米米、梁大长子、贵妇潘姐姐、酒窝哥哥、林海海、冰激凌哥哥、几个经常一起腐败的伙计去了那儿。土匪回了重庆,因此她就很自然地成为了我们的话题。林海海是一个超级搞笑的家伙,在我们威逼利诱之下,他始终还是不承认他暗恋土匪,他一急,甩出了一句旷世经典:“我不能为了喝牛奶而把整头牛都牵回去吧!”此语一出,我和欧阳米米差点没被噎死,一时我都笑得有点变声了。好久没有如此畅快淋漓地笑过了,痛快! 
  依江而坐,有好酒,有好人,有好话,心里有些淡淡的幸福感……
     上个周末,和牛哥、兰姐姐、小牛妹一起聚会,喝好喝的拉菲,牛哥开着宝驹在山上转悠,我和兰姐姐借着美丽的夜晚轻吟浅唱。而此刻的这个乡村野院似乎朴素了些,可是痛快的感觉却是能如此地相似。因为人心深处那种相似的温暖和满足,从来都不是因为物化的富有而获得的,一切都是因为有你们,你们这群愿意宠爱着我的大孩子,因为你们含着热泪的心,我才能像一个无忧无虑的小孩。
       所以,对于你们,我只能说:“我干了,你们随意!”除此之外,我还能说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