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云社到成都来,让我对郭德纲的佩服之情犹如涛涛江水。
郭德纲说,于谦老师起得比鸡早,睡得比鸡还晚,于谦说,郭老师您真牛啊,两种鸡的作息时间您都了解得那么清楚。
屡次说到于谦的爸爸,郭德纲就缩成个王八样,走路推门,意喻他爸就是个王八。
郭德纲说,我们要学习周扒皮啊,半夜叫鸡!哦,半夜去叫鸡,哦,半夜把鸡叫!

整整4个小时,全场笑得前仰后合,我身前的大叔用一条围巾使劲扇面前的栏杆以发泄他的兴奋;我旁边的帅小伙,咯咯咯笑得前仰后合,一直骂:太贱了太贱了。
夜里12点,返场9次后,郭德纲终于忍不住当着成都观众的面,大吐苦水,以正视听。
别人为什么讲相声不红?因为他们只会去巴结那几个领导,但郭德纲是巴结底下的观众。
别人为什么讲相声挣了钱可以换车换房,郭德纲换个车换个房就要说三道四。
别人讲了相声挣了钱搞个餐饮服装没人说,郭德纲的集团发展到500人业务涉及到相声以外的很多业务为什么就要被人说?
别人做了亏心事怕被人说天天窝着,郭德纲曝他的光说的是事实咋的就不行了?
点击阅读查看全文

        德云社到成都来,让我对郭德纲的佩服之情犹如涛涛江水。
        郭德纲说,于谦老师起得比鸡早,睡得比鸡还晚,于谦说,郭老师您真牛啊,两种鸡的作息时间您都了解得那么清楚。
        屡次说到于谦的爸爸,郭德纲就缩成个王八样,走路推门,意喻他爸就是个王八。
        郭德纲说,我们要学习周扒皮啊,半夜叫鸡!哦,半夜去叫鸡,哦,半夜把鸡叫!

        整整4个小时,全场笑得前仰后合,我身前的大叔用一条围巾使劲扇面前的栏杆以发泄他的兴奋;我旁边的帅小伙,咯咯咯笑得前仰后合,一直骂:太贱了太贱了。
        夜里12点,返场9次后,郭德纲终于忍不住当着成都观众的面,大吐苦水,以正视听。
        别人为什么讲相声不红?因为他们只会去巴结那几个领导,但郭德纲是巴结底下的观众。
        别人为什么讲相声挣了钱可以换车换房,郭德纲换个车换个房就要说三道四。
        别人讲了相声挣了钱搞个餐饮服装没人说,郭德纲的集团发展到500人业务涉及到相声以外的很多业务为什么就要被人说?
        别人做了亏心事怕被人说天天窝着,郭德纲曝他的光说的是事实咋的就不行了?

        郭德纲所有的段子全部在涮人。平时大家想说却不敢在公开场合说出来的说,全被郭德纲弄成相声段子说出来了,于是德云社红了,惹得全中国的人用MP3下载段子听得耳熟能详,还非得买票进德云社,现场观影,把久违的大笑、狂笑、疯笑一次性发泄个够。
       郭德纲最后说了一句经典的话:不能开玩笑,是一个民族的耻辱。
       这句话给我很大的震憾,也借郭老师的话,献给以下的人:
       自以为天下无二世界惟我独尊,但是天天担心缺陷被人看到被人开涮的人;
       自以为坦坦荡荡心无杂念的,但生怕一点点硕事把小宇宙突然激发狂燥爆破的人;
       自以为宰相肚里能撑船,不料原来小肚鸡肠与大度无缘的人。

        人活一世,不就是个玩吗?

  玩得起,快乐,玩不起,趁早离开,道理很简单,要做却很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