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是什么样的缘分,5.12当天出差去重庆。
下午出门时还跟同事们开玩笑,我要学习那个感染了H1N1还要带病去日本抗日报国的成都哥们。
咱未来的最后一个愿望会要求到土豆食堂再吃顿饭。捏着loli的声音描述完这个遗言,被全体人唾弃一遍。

不知道是什么样的缘分,5.12当天出差去重庆。
下午出门时还跟同事们开玩笑,我要学习那个感染了H1N1还要带病去日本抗日报国的成都哥们。
咱未来的最后一个愿望会要求到土豆食堂再吃顿饭。捏着loli的声音描述完这个遗言,被全体人唾弃一遍。

扯远了。
因为日本名古屋飞来的飞机严重晚点(飞机上凡是戴口罩的都是日本潜伏感染者,他们也在努力飞赴重庆),我们到达已是深夜。
到宾馆附近吃饭,于是拍到了很繁华的宵夜场面。
image
夜总会大横幅上写着:
8:30前开房送百威啤酒6支

image
夜里看不见头的红帐篷

第二天去谈事情,路遇群众闹事。保安很无理取闹地居然封了路,我还以为是绑架事件。

问了周围人才知道,他们的房子因为地震成了危房,政府要拆迁。这些住户希望得到赔偿,毕竟这个房子的投入成本可能是他们毕生的积蓄。
image
路过惊鸿一瞥,这个小区还真不小。
可是对于政府而言,这样的案例一开,全国还有多少地方都需要赔偿。昆明因为地震而裂开的房子要不要赔呢?
说到底,重庆不是震中,没有媒体会对重庆的苦难反复歌颂,自然就不会有那么大的集体关注度去投入重建。
image
我想知道的是,这个楼盘开发了多少年?
周围的华厦还挺立着,为什么比它们低那么多的居民楼却撑不住了?开发商什么来头?
image

我在重庆一共呆了不足24小时,两天的所见所闻相互印照。

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
死去何足道,托体同山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