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身体里一半冰冷,一半和火烧似的,季卿却也不着急。

他非常明白越急越乱的道理,也好在刚刚那样子胡来,季卿已经摸清了身体里气息流动的方法,所以他不慌不忙的用自己的气息包围住了那红色的光珠,然后反而在后面推了一下,本来怪物就是勉强运行这颗内丹,现在内部顺着它用力,光珠反而一滑,顺着季卿的喉咙就那么被吐了出来。

季卿摸着脖子轻轻的咳嗽了两声,冷眼看着那颗光珠缓缓的飞回了怪物身上。

即使没有运转体内仙灵的经验,光听景毓他们说话,再加上季卿本身仙侠神怪小说也看了不少,知道这个内丹是个好东西,不过不知道是不是体质不合,季卿刚刚运转仙灵的时候,发现自己原有的仙灵留下的多,丢掉的少,怪物内丹留下的少,丢掉的多。

当然,季卿并不是因为自己用不上才把内丹还了回来,他还记得这怪物怎么一口咬掉了学校,吞吃了校长的。虽然说报仇不至于,但是季卿也没有兴趣当东郭先生,谁知道这只怪物要回了内丹,会不会首先一口把他吃了?

只是季卿在运转仙灵的时候发现:即使自己知道了怎么运转仙灵也飞不起来。这个道理就和智商和知识不能划等号一样,仙灵力和仙术也不能划等号。

即使身体里一半冰冷,一半和火烧似的,季卿却也不着急。

他非常明白越急越乱的道理,也好在刚刚那样子胡来,季卿已经摸清了身体里气息流动的方法,所以他不慌不忙的用自己的气息包围住了那红色的光珠,然后反而在后面推了一下,本来怪物就是勉强运行这颗内丹,现在内部顺着它用力,光珠反而一滑,顺着季卿的喉咙就那么被吐了出来。

季卿摸着脖子轻轻的咳嗽了两声,冷眼看着那颗光珠缓缓的飞回了怪物身上。

即使没有运转体内仙灵的经验,光听景毓他们说话,再加上季卿本身仙侠神怪小说也看了不少,知道这个内丹是个好东西,不过不知道是不是体质不合,季卿刚刚运转仙灵的时候,发现自己原有的仙灵留下的多,丢掉的少,怪物内丹留下的少,丢掉的多。

当然,季卿并不是因为自己用不上才把内丹还了回来,他还记得这怪物怎么一口咬掉了学校,吞吃了校长的。虽然说报仇不至于,但是季卿也没有兴趣当东郭先生,谁知道这只怪物要回了内丹,会不会首先一口把他吃了?

只是季卿在运转仙灵的时候发现:即使自己知道了怎么运转仙灵也飞不起来。这个道理就和智商和知识不能划等号一样,仙灵力和仙术也不能划等号。

发现这个道理,季卿恨不得把以前看得那堆仙侠小说全烧了——就是那种东西误导,才搞得自己以为修炼了就可以使用仙术了,白白的上了一个当。

既然自己不能飞,季卿也看得开,一面把内丹还了回去,一面用手抓紧了怪物的毛发,让可以飞的怪物帮助自己免于被摔死的命运,至于后面怪物是不是要把自己吃掉,这个问题在没有摔死以后再做考虑。

却见那颗内丹飞到了怪物体内,它的身上再次散发出鲜红色的光芒,捆绑在怪兽身上的锁链也在这阵红光中如同冰雪一般的融化。

季卿见自己身上的锁链也融化了,连接他们之间的‘保险’也没了,赶紧手忙脚乱的抱紧了怪物,以免怪物把自己摔下去。

“抱得那么紧做什么?那么想被我吃掉吗?”

季卿才挣扎着做完这些动作,却听见刚刚那个男音笑嘻嘻的说道。

这次的声音不是直接从脑海里出来的了,而是由耳朵接收到的,而且季卿在觉得自己下降速度减慢的同时,却发现自己手里抱着的东西手感不对,他定睛一看,虽然脸上表情没有什么变化,但是手却一松,差点就那么掉下去。

手里抓住的哪里还是什么狰狞的怪物,却是一只人型雄性。

而且这只看起来是男人的生物漂亮到叫人害怕的程度,想必就是女孩子也不敢靠近他,因为跟这样的雄性在一起,肯定会被说成是“没有自知之明的丑八怪”“连恋人一根手指都比不上的丑女”,换句话说,这个男人的外表看起来足以成为人类公敌。

何况这种异类的头上还长着一对诡异的双角,扭曲着伸向天空,黑得透亮。

不知道是被这样的容貌所影响,还是纯粹因为自己刚刚紧紧的抱住了一只雄性而恶心,季卿松开手以后,竟然连挣扎都没有,就这样直接向着地面坠下。

在这种时候,倒是可怕怪物变化的美男子伸手一拖,抓住季卿的裤腰带把他直接提了起来,一把抗在了肩上,手却顺便伸到了季卿的腰间掂了掂。季卿最是怕痒,因此拼命的挣扎了起来,怪物美男子也不理会他,只是有些遗憾的喃喃自语道:

“之前才吃了一堆的肥肉,换换口味也不错,不过你身上为什么连瘦肉都感觉没二两的样子?全是排骨……”

很显然,季卿被当成了猪肉,这位正在摸他身上肉量多少。

季卿被摸得浑身起鸡皮疙瘩,慌忙一手反按住那只不老实的手,冷声说道:“既然觉得不好吃,可不可以放了我,说起来,你的内丹几乎大部分回收了,我也算帮了你的忙,现在你救我一命,我们两个算是互不相欠。”

“现且不说强行回收内丹让我受了严重内伤,你说啊!人类,要是你的食物和你谈条件,你会放过它吗?”

肯定会的,吃可以和自己沟通的东西,不觉得恶心吗?季卿这么想。

怪物却没有这种认知,它没有等季卿回答,就已经弯起了形状优美的嘴唇,露出尖锐的牙齿,露出了叫人窒息的微笑:“何况谁说你不好吃了,排骨最美味,我只是说你肉少,不经得吃,何况你先前还主动用仙灵灌了一回体内,用你们人类的食物方法,就是洗白白后加了佐料,闻着香香的就很好吃。”

这种夸奖实在叫人高兴不起来。

季卿也不想继续和一只怪物讨论自己好吃不好吃的问题,所以他用力拉扯着怪物放在他腰上的手,一边问道:“你要怎么样才肯放了我?”

没想到怪物这次却抓了季卿的手,顺手放到了嘴边,然后一口咬了上去。

一阵痛楚从季卿的手上传来,清楚的感觉对方是用牙齿在咬他以后,季卿忽然回想起来不久前的经历来——张开的大嘴,被咬碎的教学楼,牙缝间的人头。

虽然不知道它现在为什么变成了人类的形状,但骨子里还是那只会吃人的怪物。

这样想着,季卿却没有做徒劳的挣扎——他发现怪物的力气实在很大,从刚刚开始,怪物虽然只是一只手扛着他,那只手就好像铁箍一般,根本挣脱不开——对付这种非常识的生物,恐怕是非常识的力量才可以,所以尽管不知道怎么使用仙灵力,但是季卿还是再次运转起体内的气息来。

或者体内的仙灵也感觉到了危机的存在,它们向着被咬的地方聚集,什么力量似乎要从被咬的地方蔓延了开来。但是没有等到季卿调整好气息,他就被狠狠的丢在了地上,好在怪物并不想杀他,所以竟然还特地下降了一些高度,从不会把季卿摔死的高度丢了季卿。

任是如此,季卿还是觉得自己的尾椎骨几乎被摔断了。怪物却也不理会季卿,它有些焦躁的从地上随手捡起了一块石头塞进了嘴里。

“咯吱咯吱”的声音从拥有俊美人型面孔的怪物嘴里发出,就好像人类吃油炸食品一样,怪物很轻松的就把一块石头当作食物啃了下去。

在若无其事的吃完了那块石头以后,怪物摸着自己的下巴,奇怪的看着季卿说道:“牙齿没坏啊?为什么咬不动?”

咬不动?季卿听怪物那么一说,转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只见上面虽然有着清晰而深刻的牙印,却没有流出血来。

咬不动就好!至少暂时不用打算被吃掉了,不过再继续和这么不正常的生物打交道下去,迟早会疯掉吧!季卿真心那么认为。

怪物却打量着他盘算道:“干脆,撕成一条一条的,慢慢咽下去也可以的,唔——?”

“休想。”

冷凝的女音突兀的在他们的身后响了起来。不过比起那个女音来,更让人觉得突兀的是从怪物档下,一脚踢上来的那只脚。

那是一只小小的脚,足背伸得笔直,使得足心形成了一个完美的圆弧,前头那几颗小脚趾晶莹雪白,活似白雪捏出来的,其中第二个脚趾比大脚趾还长些,略略的有些弯曲,显得有些俏皮。

不过越是漂亮的脚踢在了雄性的致命部位上,就越是叫人心底生寒。

季卿光用看的就觉得很痛。

不过怪物就是怪物,它的原形就只有脑袋,所以季卿估计它根本没有下面那种东西。这只怪物即使遭到了这样的忽然攻击,却也只是无动于衷的看了看自己的胯下,然后一脸若无其事的回过头去说道:

“景毓宫主,原来你也跟来了啊?不,看你这个样子,应该只是个分身吧?”

确实,从后面踢来一记‘撩阴腿’的,正是刚刚才分手不久的被成为‘景毓宫主’的那个白衣少女。

只不过她现在看起来比之前还要雪白,穿着也比刚刚要单薄得白,露出凝脂一般的脖子曲线,还有雪白的手臂和长腿,手腕上和脚踝上的锁链也不如之前的结实,只是细细的金色链条,斜斜的挂着,更显得手腕脚踝纤细。

虽然是那么个大美人,不过季卿看见她的时候,还是皱了皱眉头。

虽然觉得对方没有那么容易放过自己,却没有想到对方马上就追下来了。

景毓冷冷的收回了脚,却恶意的打量着怪物的下半身说道:“即使是分身,妾身也是由‘天魂’所化,在灵墟实力也足够了,何况说到分身——被踢了那里都没有反应,你果然是太监吗?”或者是因为部下都不在的缘故,这个少女比之前说话要恶毒了许多了。

“你担心这种事情做什么?自从我出来,你就一路追着我不放,该不会暗恋我吧?”怪物冷笑道:“可惜我最近肠胃不好,变了味的冷冻食品不太想吃。”

“真稀奇,我还第一次听说你有不吃的食物。你那下面还真和我有关系。因为据说那里缺失会导致性格变异,甚至性向改变。”景毓一边这么说着,一边面无表情的挡在了季卿的前面:“我可是很怕你想换个吃法,把我的‘钥匙’给弄脏了。”

“我不是你的‘钥匙’。”季卿皱了皱眉头说道。

“放心,既然给了你选择的机会,那么我就不会违背陈诺的。”景毓也不气恼,只是微笑着说道:“只是,我们来做个交易如何?在满是怪物的灵墟,我相信你也需要个保镖,所以我保护你,你给我说服你的时间。要是在离开灵墟的时候你还不动心,景毓自当自己没有魅力,公子您尽可以照自己喜欢的去做。”

这个交易听起来完全是自己占便宜,不过季卿只是挑了挑眉毛,没有马上回答。

“宫主你就是发春期到了,也不要拐骗小弟弟吧?还是你根本是恋童癖?”季卿不回答,倒是那怪物嘻嘻笑了起来:“而且根本不用你在,这只是我的猎物,在我把他吃下去前,自然不会让其他东西伤了他。”

“季卿公子是我的人!”景毓冷冰冰的望着那外表秀美的怪物,冷声说道:“没有算准你竟然可以夺回内丹是我的错,但我不会让你靠近季卿公子一步。何况,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你根本受了很重的内伤,一定是强行夺回内丹时伤到的吧?”

“不要说得自己好像很正义似的,要是我没有拿回内丹,你的‘交易’内容就扩展了吧?甚至趁他掉下来的时候施恩图报也不是不可能。”怪物笑着说道:“什么时候人类的发情模式转变了,竟然变成捏着别人性命,强迫别人接受自己了?”

这怪物显然说中了少女的想法,因此景毓冷声道:“总比时刻盘算着把人吃掉的你强。”

“五十步笑百步。我只是想吃掉他,取回我的魂魄,而你只是觉得他合适当你的‘钥匙’。”怪物美男子冷声说:“要说另有图谋,我们都是一样的。”

要是真的全依靠他们,自己就真的没救了。

听这两个的争吵听得心烦,季卿皱了皱眉头,打量了一下四周。

他现在正在一堵倒塌的土墙下面,周围满是破碎的瓦片还有长得乱七八糟的杂草,风景虽然衰败了一些,但是和原来的世界并没有本质的差别。

只是,天上的那个是什么?

季卿皱着眉头,向着天空中圆球的方向走去。

那好像是一轮月亮,但是在大白天里,这轮月亮也太过于显眼,太过于庞大了,季卿简直可以看见那轮‘月亮’上的陨石坑,似乎伸手就可以碰得到的感觉。大概是因为背对着月亮跌落下来的原因,季卿之前竟然没有看见这颗巨大的圆月。

毫无疑问,那是一颗离灵墟这个星球比较接近的卫星。

那么,这里也不是地球。

就像景毓之前说的那样,自己已经到了外星球。

季卿耸了耸肩,收回了视线,却发现自己因为看“月亮”看得太过于专心,竟然不知不觉离开了那两人,而在他的面前,正有一只依然属于地球范畴外的生物。

经过前面一连串的冒险,季卿的感觉神经都麻木了,所以他基本上没有觉得害怕,只是定定的看着那只生物——它的外形简直和老虎一摸一样,除了后面那条牛尾巴——它离季卿不过三五米远,正虎视眈眈的瞪着季卿。

“虎视眈眈?这个词还真合适使用在这里啊!”季卿如此有些百无聊赖的想道,既然看到了只有脑袋还可以咬碎半个办公室的怪物都不会害怕,季卿也没有害怕这种东西的理由,他只是把手从口袋里抽了出来,冷淡的望了回去。

这种类似老虎的生物显然存在着野兽的本能,见季卿这么望着自己,它竟然也不再上前,只是静静的和季卿对视着,这本来应该是很惊险的场面,不过在经过几分钟的僵持后,那奇怪的生物竟然后退了几步,它竟然出于本能的害怕了起来。

“切,真没意思。”这种时候,季卿只要再直视下去,就是他赢了。没有想到季卿看着这只好像是老虎的生物竟然害怕的后退了一步,不由得冷哼了一声,一脸无聊的移开了目光。这种表现在野兽的较量中,是示弱的表现。

这只生物也着实饿得久了一些,因此季卿才那么一转头,它就忽略了刚刚的恐惧,张开血盆大口,对着季卿扑了过去。

对于这生物忽然而来的攻击,季卿举起了手,将手比作了手枪的样子,运转起体内的仙灵,刚刚被怪物美男咬住手时的感觉又在指尖处重现了出来,仙灵也确实如同他所希望的那般,从指尖发射了出去,然后就听见“汪呜”一声,那只长得好像老虎的生物发出了狗一般的悲吟声,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季卿公子!”

听见这边的动静,景毓这才慌慌张张的跑过来,那怪物美男子则不紧不慢的跟随其后。

来到这里,他们却看见季卿拍了拍身上的灰,若无其事的站直了身体,用脚踢了踢颈部以下完全被炸得粉碎的尸体。

“这是不需要我的意思吗?”

看见季卿平安无事,景毓在一瞬间露出了安心的表情,但是下一刻她又轻轻的咬住了色素淡薄的嘴唇,一脸不高兴的望着季卿,相当不满的说道:“不是吗?既然我说了我会保护你,你还独自面对敌人,那么就还是打算再拒绝我一次吧?”

她说话的声音有些发颤,不仅仅是因为觉得自己可能会第二次被拒绝,更因为想到季卿刚刚差点完蛋。

虽然她其实很清楚,如果真的遭遇了怪物的话,随便的大喊大叫反而可能更快的被怪物吃掉,可是刚刚的担心和看见怪物后的放松不由得让少女有点慌张,和大多数女孩子一样,她把自己的不安以任性的埋怨的形式说了出来。

而作为一个十五岁的少年,季卿即使智商再高,情商也远没有成长到可以包容女孩子的任性的地步,在少年的想法里,向女人解释,无疑意味着另外一场争吵的开始。因此他撇了撇嘴,冷淡的回答:“如果觉得不满意的话,那么你回去怎么样?”

“果然,你打算再次拒绝我吗?”这么说着,少女纤细的肩头有些发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