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了就和假話一樣
會一樣後知後覺
流不出淚了
此刻的疼痛就如幹澀的泥土
肮髒卻堅硬到絕望
生命終究放不出流暢的歌
就連幻想也變的殘缺
始終要獨自去走那條路
至少我不用送走別人

我是放在你們盒子裏的圖釘
爲什麽卻要我變的柔軟
不是因爲不了解
你們隻是想把擁有的變成你希望的樣子
卻遺忘了她原本的屬性
你們說這是愛
我說你們愛的是別人

愛情也許是一個龐大的容器
什麽都可以歸類于愛情
越大卻越讓人感覺渺小
越大卻越感覺諷刺
有的時候我們努力的不一定是愛情
有的時候我們放走的不一定不是你放在心裏的
不要把任何人變成自己的習慣

我知道我不會參與離別
因爲我不喜歡說完再見就分頭走散的感覺
我害怕看別人的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