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写这东西跟自暴隐私没什么区别,但是谁让咱是水瓶呢~~~~~

我有个哥们儿,长我10岁。在电视圈里混迹多年,也算挥斥方遒(P.S.我狂恶心一下,因为自己引用了高祖的“大风起兮云飞扬”),领电视文艺之先河,然后说不干就不干了。某台还得养着他,给丫开工资。这两年潜心研究梅花易数和四柱,重点是他把星座和八字结合,颇有心得。在网上也有些声望,一堆网友趋之若鹜,高喊一个字“准”!

这个贱台!合着拿经费养了个全民道士!

他断定我现在肯定为一个摩羯在纠结。NND,懵的!因为丫也为一摩羯在纠结。他研究表明,我的“丑午冲”即是和摩羯。说和摩羯的较量是可以改变心性的,但最终我会拂袖而去。所以,不主张我跟摩羯耗,因为“挨办”的结果是觉得这人很不值。然后,力劝我放下这摩羯,其有力论点是:“谁会明知在挨办,还会为了闻道而挨办呢?!”

我最最有力的回答了他:我告诉你谁!弘一!

他明知挨办,还要为了闻道而挨办!“律宗”就是个“挨办”的法门,怹明知如此也要“挨办”,中途险些退却,还是坚持下来了。

丫沉默半天说“弘一跟你没什么关系!”

我义正辞严地告诉丫:“弘一是我这生中唯一的精神支柱!”

因此,我会为了闻道而挨办!

……

image

手边有4年前做的一套明信片,一套5张,弘一的这张特意让印刷厂多印了一百张,还编了号。

image

晒一下当初的电子文本,纸我选的是芬兰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