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什么难处,其实可以尽管和你的老师说,听说你母亲冬天的时候去世了吧……如果是因为经济问题,有些学校可以提供奖学金,学杂费可以全免,甚至有学校联系,只要你肯去的话,他们还可以提供生活费。”李校长说到这里,喝了口口水,接着继续苦口婆心的劝说道:“季卿,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填的这所学校,简直是在糟蹋你的前途啊!”

“只要是学习,哪所学校不是一样吗?”可是面对着校长的长篇大论,被称为季卿的男孩无动于衷的说道。

季卿是个很好看的男孩,清新俊逸,五官精致,就是看起来太过于稚嫩一些,一点都不像是个即将成为大学生的青年,反而更像是就要参加中考的初中生。

事实上,季卿的年龄也确实正好参加中考而已,因为小学和初中一共跳了三级。不过其他人可以胜过他的,也只有年纪。作为每次考试的第一名,高中时囊括了所有竞赛冠军的优秀学生,即使称呼他为‘天才’也没有什么不对。

“……你有什么难处,其实可以尽管和你的老师说,听说你母亲冬天的时候去世了吧……如果是因为经济问题,有些学校可以提供奖学金,学杂费可以全免,甚至有学校联系,只要你肯去的话,他们还可以提供生活费。”李校长说到这里,喝了口口水,接着继续苦口婆心的劝说道:“季卿,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填的这所学校,简直是在糟蹋你的前途啊!”

“只要是学习,哪所学校不是一样吗?”可是面对着校长的长篇大论,被称为季卿的男孩无动于衷的说道。

季卿是个很好看的男孩,清新俊逸,五官精致,就是看起来太过于稚嫩一些,一点都不像是个即将成为大学生的青年,反而更像是就要参加中考的初中生。

事实上,季卿的年龄也确实正好参加中考而已,因为小学和初中一共跳了三级。不过其他人可以胜过他的,也只有年纪。作为每次考试的第一名,高中时囊括了所有竞赛冠军的优秀学生,即使称呼他为‘天才’也没有什么不对。

只是不知道智商高,脑袋是不是也有问题,明明足以以第一名的成绩进入任何一所知名大学的季卿,竟然只选了一所二流学校,这让李校长怎么不着急上火——

季卿可以不在乎自己的将来,但是季卿的学校明显关系到了本校的升学率,以及外界对他的评价问题。

想到这个,李校长简直是恨铁不成钢的叫道:“怎么可能一样!?你明明可以填更好的学校……”

而眼看着校长就要进行下一段的长篇大论,季卿抢白道:“要实现我的梦想,我觉得这种程度的学校刚刚好。”

“你的梦想?”校长愣了一下,他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个天才还有他想做的事情。

作为高智商者,那一定和平常人相当不同的目标吧?校长如此想道。

季卿却微笑着点了点头:“恩,我希望将来有一份不会太累,又相对稳定的工作,可以在某个便利城市的外围买一栋有院子的房子,娶一个贤惠的老婆,养一个男孩一个女孩一只狗还有一只猫。因为这样可能家务事有点多,所以我希望最后可以再雇用一个美丽听话的女仆,大概有D罩杯那种程度的就可以了。”

“你最后一句在说什么……不对,为什么是那么没有志气的理想?!”李校长再次吼叫了起来:“你明明……”

“人各有志,校长先生。”季卿坚定的看着前方,冷淡的回答道。

又是这种表情和口气,真是恶心!明明还是个小鬼,为什么每次都露出这种高人一等的表情来。

作为还没有完全发育的少年,季卿显得矮小而且瘦弱,再加上那张秀气漂亮的脸孔,即使在同龄人中间,也是最容易被欺负的类型。但是季卿却显然是个例外,他直视前方的目光,和微微抿起的嘴唇,除了给人自信和骄傲的感觉外,还拥有一种叫人无法抗拒的魅力。

要说的话,季卿周围的气氛不叫‘气质’,而是‘气势’。

如果不是他成绩好的话……每次看见季卿,校长都会如此愤愤的想。

季卿却并没有理会校长的愤怒的打算,他偏着脑袋,看着窗外,慢慢的问道:“话说回来,窗户外面那个是你的宠物吗?看起来怪吓人的。”

“不要转移话题。这里是三楼,有什么……”虽然嘴里如此说,李校长还是顺着季卿的目光向着身后的窗户向外望了一眼,然后他觉得腰和腿一点都使不上劲来,差点一屁股坐到地上去。

在他的窗户外面,有一张巨大的狰狞的脸正漂浮在空中,其中那张大嘴占了脸的一半左右,尖锐的牙齿白晃晃的吓人,而怪物那双如同火球一般的赤红色眼睛正一动不动的看着这个房间里,凶狠的瞪着屋子里的李校长和季卿。

“妖,妖怪!”李校长尖叫叫道,用爬的从桌子下面钻了出来。

而季卿依然保持着一脸无聊的神情,看着怪物上前,张嘴,咬下,原本还算坚固的教学楼立刻缺了一个角,墙壁,椅子,桌子,刚刚李校长所坐的地方,完全被怪物一口吞了下去,如果怪物再咬过去一点点,无疑会连李校长的脚底板一起吃掉。

季卿这才发现,这只怪物竟然只有一个恐怖的脑袋,却没有身体。

“啊,啊……”目睹了怪物吞吃房间的场景,经历了差点被吃掉的恐惧,李校长连声音都无法顺利发出来了,只是哀哀的叫着,一股恶臭从他胯下传来。

“可以如此真实的闻到这种味道,那么不是做梦。这种情况,应该马上逃走吧?”还有余力做出这种思考,相对李校长,季卿的神经简直像是铁造的一般。

他看了看门,再看了看校长,犹豫了一下,还是抓住了校长的领子,尽量的把他往门那边拖过去。可是校长显然被严重惊吓到了,他不仅没有配合季卿的动作,还拼命的挣扎了起来,好像季卿也是怪物一样。

不过季卿那过份冷静的脸孔,确实不怎么正常就是了。

要像拯救落水者一样,把他也打昏吗?不,还是放弃比较好,反正也来不及了。季卿盘算着。

看着怪物再次张大了嘴,季卿冷静的看着对方利牙的靠近,并且喃喃自语道:“不知道被牙齿咬烂比较痛,还是在胃里等着被慢慢消化比较难受,怎么选择才好呢?”

显然,他竟然已经在选择自己的死法了。

但是,无疑的,季卿还没有到可以死的时候,至少老天爷现在还没有打算要他,所以正在怪物的牙齿就要咬下的时候,一阵白光笼罩在了怪物和季卿他们的身上。

那是相当耀眼的白光,即使在大白天,也可以看见那耀眼的光芒。

于是怪物就保持着张嘴的姿态被定在了季卿的面前,如果不是自己还可以动,季卿几乎要以为一切都静止了。笼罩在雪白的光芒中,他呆呆的看着怪物喉咙尽头的,直到一个白色的少女伴随着雪花一般的白色光芒轻飘飘的落在了他的面前。

这少女身穿白纱的唐朝宫装长裙,包括头发在内,一身雪白。连眉毛和睫毛的颜色也极淡,容貌却秀美艳丽,眼波流转之间拥有着叫男人无法拒绝的魅力。

她的身上似乎带着金属的装饰品,在下落间,季卿听到了清晰的锁链声响,并且注意到有锁链般的金色金属从少女的白衣里露出了出来。这少女的裙子下似乎也佩戴着如同脚镣般沉重的金属。

从天空中飞下来的不仅仅是这个少女,另外还有五六个人,他们都穿着古代的服装——不过显然朝代各不相同,他们把怪物包围住,手里都比划着一样的手势,白光就是从他们中间发出来的,季卿猜测,他们或者是在摆出某种阵型。

“原来如此,当一种超乎规则外的事情发生的时候,就有另外一种超乎规则的事情来制止它吗?”看到这些人,季卿好像想通了什么一般的嘀咕道。

他的话语似乎被那白色的少女听见了,因为那少女转过头面无表情的看了季卿一眼,但却在看清季卿的脸的时候,飞快的转回头去,好像看见了什么不堪入目的东西一般。

注意到少女的反应,季卿奇怪的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却也没有说什么。

这时候,这群奇怪的穿着古装的人类的中间散发出七彩的光芒,怪物便好像受到了什么伤害一般大声的嚎叫了起来。

那绝对不是地球上生物可以发出的声音,光听就叫人毛骨悚然,即使是攻击怪物的那几个人里也有人表露出恐惧的表情,并且加快了手势的比划。相对的,季卿依然一脸冷静的样子,他甚至没有理会这群奇怪的人,只是改为校长的手臂,示意校长起身。

李校长并没有马上顺着季卿的动作起来,虽然暂时的得到了安全,头脑也稍微平静了下来,用沙哑的声音颤抖的问道:“……什,什么东西?!”

“不知道。”季卿看了眼怪物,很干脆的回答道,即使他是每次考试考满分,只要竞赛就可以拿回第一名来的天才,有些事情也是无法解释的。季卿也没有为自己好奇心付出性命的打算,所以他只是淡淡的说道:“与其探究那是什么,我想我们还是快逃命的。”

这么说着,他企图把校长拉起来。

“别碰我!”但是校长却依然声嘶力竭嘶吼道,虽然身体没有挣扎,但是反抗的态度一目了然:“我,我问你,你是什么东西?!”

“我是季卿。”因为遭到了意料外的对待,季卿奇怪的回答道:“就广义上来说,当然是人。”难道校长你因为恐惧过头,竟然瞬间失忆了吗?

季卿想了想,没有把最后那句不太礼貌的话语说出来。

事实上,不仅没有说出来的那句话不太礼貌,就是前面一句也有画蛇添足之嫌,本来就在恐惧之中,听见季卿的话语,不知道做出了什么样子的联想,李校长立刻惊恐的大叫了起来:“你,你果然不是人!”

“我当然是人。”不只是失忆,连耳朵都出问题了吗?

季卿同情的看着校长,不过现在他并不认为现在是争论的好时机,因为怪物身上散发出红色的光芒,和之前的白光以及七彩霞光对抗着。而面对着怪物的反击,那些穿着古装的怪人却显然露出了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样子,他们的光芒在不停的减弱。

“不,你不是人,我都不能动了,为什么你还可以动?!”不知道季卿的担心,校长却一个劲的大声嚷嚷道。

不能动?是因为白光的关系吗?季卿挑起眉,看了看也笼罩在自己周围的白光,不过他并不觉得有什么行动障碍。

而且按照校长的理论,季卿觉得自己更有资格可以说校长不是人,因为一起无法动弹的还有怪物。

校长却继续大声嚷嚷道:“而且你现在怎么可以那么冷静,一点都不正常!我从以前就觉得你很奇怪了!为什么什么东西你听一遍就马上会了,看看教科书就可以解所有的题目,还总是用那种眼神看着别人,好,好像别人在你眼里都是傻瓜,笨蛋一样!”

或者是因为极端的恐惧,发觉自己不能行动的校长对着季卿滔滔不绝的吼叫着。

从他的言词的来看,根本看不出他几分钟前还在对季卿循循善诱的进行教导,倒是对季卿的才能和态度存在着嫉妒和不满很久了。

“确实,在这种时候有心情跟我说这个,我简直要佩服你的愚蠢程度了。”注意到穿着古装的怪人们的神色越来越难看,季卿叹息着说道:“原来我其实并不觉得你有多蠢的,人各有所长,其实校长先生四处钻营的本事相当不错,比如上次市里的数学比赛……”

“你,你胡说什么——”显然,现在不是聊这个话题的好时机,听见季卿的话,校长愤怒的用力的一挥手。

本来他似乎因为白光不能动了,所以这个动作根本做不出来,但是也不知道校长在走什么霉运,在他想要挥手的那一瞬间,怪物身上的红光竟然蔓延到了他的周围,而他也得以做出了他想做的动作。

只是因为这个动作实在做的太大,他那肥胖的身体一下子就因为反作用力滚了出去,经过被咬碎的地板,落到了怪物的牙缝中间。

而没有心理准备的季卿也因此被一下子推开,连续后退了好几步,正好站在了白光的边缘处。

才在那里站定,季卿就发现自己身后发出‘噼啪’的声响,理论上属于粒子或者波动的光芒竟然像是蛋壳一般的从他身后龟裂了开来,红色的光芒立刻从他身后的裂缝中照射出去,而伴随着红光的胜利,怪物嘴里响起了一声凄厉的叫声。

季卿偱声望去,便发现白色的少女闷哼了一声,半跪在了地上,伴随着她的动作,有清脆的金属声响从她的衣服下发出,她的嘴角流出了鲜红的血液。

而刚刚还在和自己对话的校长却已经成了怪物牙齿间的肉沫。

即使季卿再怎么冷静,毕竟还是十几岁的少年,眼睁睁的目睹了认识的人被咬碎的过程,他发现自己的嘴里发干,喉咙里发苦,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挤压着胃,使得他想呕吐出来。

不过季卿并没有因为恐惧转身就跑,而是相反的,向着半跪在怪物面前的少女冲了过去。

之前之所以打算拖着校长逃跑,只是因为他觉得‘非常理事态可以由非常理人物解决,自己即使待在这里,也不可能帮上忙’。而现在,尽管不知道怎么回事,那层白光好像是因为自己而破碎掉的,那么自己就必须负起责任。

因为这样的想法,季卿抓住了少女的肩膀。

少女却立刻反握住季卿的手,用力的一拉,她的力气出乎意料的大,季卿在她面前就如同一个孩童一般,毫无防备的倒在地上。

季卿再抬起头来的时候,却发现怪物的牙齿已经离少女的头顶不到一尺——之所以没有一口咬下来,只是因为少女用自己的左腿压住了怪物的下牙,并且高高的举起了另外那只手,用力制止住了怪物的上牙。

雪白的宽袖从少女的手臂上滑落了下来,露出少女与白纱一般白皙的纤细手臂,还有套在手腕上的金黄色锁链。

换句话说,这个女子竟然用蛮力制止了怪物的行动。

果然是常识外的生物,这个怪力女其实根本不需要人救。

季卿立刻意识到了这一点。

不知道季卿的想法,少女却改为拉住季卿的衣领,面无表情的说:“抱歉,请您立刻非礼我!”

这个少女虽然用了敬语,但是她的语句毫无疑问的,是命令口气。

“非礼?”季卿的嘴角抽搐了两下。

压制住怪物的少女显然非常吃力,她并没有给予季卿理解的时间,只是单纯的她催促道:“请快点!”

“是……?”

反正依事态已经超出自己的理解范围了,既然对方才是对付怪物的专家,所以季卿没有提出什么反对意见,只是很听话的抓住了少女大腿上的裙子。

但是一来完全不知道所谓的非礼要到什么程度,二来在这种时候真有心情非礼女孩子的话,一定是脑袋里完全是精虫的色狼,所以季卿在抓住女孩子的裙子后就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了,只是茫然的摩擦着少女的衣裙。

因为对方裙子有好几层,所以摸起来只能说裙子的手感很好,这种材料一定很昂贵。

或许是因为抵挡怪物的吞食而过于疲倦,少女白色的眉毛微微的皱起。带着这种有些不满的表情,少女有些僵硬的说道:

“上面一点。”

“这样?”

“再上面一些……”

“……”

“还要里面,呜……”

一边这么说着,少女一边咬住了自己色素淡薄的浅红色的嘴唇。

怪物的牙齿正在缓缓下压,少女现在满脸汗水,双颊出现了一抹不自然的红晕,本来如同冰雪雕塑一般的美人儿愈加的娇艳起来。那因为防御怪物攻击而导致疲倦姿态,反而像是在因为情欲而产生的生理反应。

但是,现在这算什么状况?季卿很奇怪的看着少女脸上那抹红晕。

而且,被对方引导着的‘非礼’,真的能叫‘非礼’吗?

而比起还有心情进行这种思考的的季卿,少女显然心急的多,毕竟她还要用力量抵制着怪物不断下压的嘴,并且几乎快要支撑不住了。

所以在季卿迟迟没有进一步动作的情况下,她索性抓住季卿的手,直接的探进了自己的裙子里。

少女的裙子虽然有很多层,但为了方便活动,却是没有缝合的,所以只要找到缝隙,可以很容易的伸进去,和少女的肌肤相接触。

尽管是少女自己抓住季卿的手,让他摸进去的,但是男性指尖的粗糙触感,还有因为用力过头,碰触到了心里可以承受外的位置,本来没有什么表情的少女的脸红了起来。

那是和因为使用力量过度疲倦不同的红,从少女的耳根下一直蔓延开来,当季卿意识到的时候,她连额头都红透了,就宛如蒸熟了的螃蟹。

既然会觉得害臊,就不要那么主动啊!

季卿从来都觉得女性是自己无法理解的生物,眼前这只格外的无法理解。不过这次他的疑问却很快的得到了解答。

伴随着少女红得如同烤乳猪,季卿听见了清晰的锁链的声响,然后他惊讶的发现锁在少女手腕脚腕上的锁链开始‘生长’起来,犹如粗大的蔓藤一般,顺着少女的手向着怪物的牙齿间蔓延了上去,但是在锁链完全把怪物捆住之前,少女本人却软绵绵的倒在他的身上。

少女的身体很柔软,还带着浅浅的有点冰凉的香味,在闻到这个香味的时候,季卿觉得自己嘴里似乎塞满了甜甜的却冰凉的薄荷糖。

可惜现在没有时间为香玉入怀而高兴,伴随着少女的软倒,头顶那犹如铡刀一般的利牙也落了下来,简直就是在宣判死刑的到来。

那一瞬间,季卿清楚的看见怪物的上牙缝里还塞着半颗人头,悲惨死去的校长正死不瞑目的望着他,似乎在等待着他一起前往地狱。

还是自己直接跳进怪物的嘴里,并且尽快的滑到胃里去比较好。被活活咬死实在在难看了。

因为少女莫名其妙的举动,季卿已经完全从之前看见活人被咬碎的恐惧中冷静了下来,即使现在再次看见校长的碎尸,他也颇为冷静的想。

其实校长说的并没有错,作为人类,季卿确实不太正常。

但是看着怀里虚弱的少女,季卿最终还是没有主动跳进去,而是伸手抱住了那少女,并且用自己的身体护住了少女的身体。

比起自己来,漂亮的女孩子被分尸才更令人舍不得,所以等下一下,我还是把她推下去比较好。

在那一瞬间,季卿决定了自己的死法,并且也为少女的死亡方式做了准备。

相信少女要是知道季卿在想什么,一定会唾弃季卿的想法,但是并不会读心术,只知道自己被季卿抱住了,少年还没有完全长开来的身体正在努力的想要完全的把她保护了起来。

之前这个少年也努力的想要挽救对他口吐恶言的同伴,并且在最危险关头向自己跑过来,想要拯救自己,这个少年明明应该知道,他比自己弱才对。

少女的脸上再次沾染上了一层浅浅的红晕。

不知道少女的想法,季卿却在等待死亡的到来。怪物的牙齿却始终没有落下来,因为那些锁链比他想象中的蔓延速度要快得多,几乎在那么片刻的功夫中,它们就已经完完全全的把怪物捆绑了起来,固定住了怪物身体的每一处。

就这样,怪物从舌头到牙齿全被固定住了。

比起之前的白色光芒来,锁链的禁制显然更加的强大,怪物连眼睛都无法眨一下——它的眼皮也毫无疑问的被锁链固定了。

要是它们没有把季卿也捆绑起来就更完美了。

这些锁链却显然对它们的主人没有作用,因为在确定怪物被锁住后,本来也被紧紧的锁在季卿怀里的少女,却不知道从锁链的哪一处缝隙里伸出了一只白藕般的手臂,并且用芊芊玉手反手握住了金色的锁链,然后用力的一挥。

怪物嘴里的锁链发出了清晰的金属声响,那条锁链带动了所有的锁链。链条宛如大蛇一般的在怪物的口腔里滑动着,其中十几条锁链变得如同棍子一般立了起来,顶端变得好像剑一般的锋利,竟然直接贯穿了怪物的口腔。

因为被锁在怪物的口腔里,季卿不知道外面是什么样子,但是怪物的口腔里,舌头上,顿时开了十几个窟窿,带着腥臭的血从伤口处流下来,和恶心的唾液混在一起,熏得季卿几乎要昏过去。

看来少女打算趁胜追击,一举消灭这只怪物。

可是即使受到了这样的攻击,那怪物竟然连哼都没有哼一声,好像死物一般。

少女却厉喝道:“孽畜,受死吧!”

这是哪个无聊古装电视剧的台词啊?而且还是对着怪物的嘴巴说的。

因为这样无谓的事情,季卿却差点笑了出来。

少女的话却不只是说说而已,一根比之前更粗的锁链伴随着她的话悬浮了起来,并且一头扎进了怪物喉咙的深处。

这次的攻击显然重创了怪物,季卿清楚的看见怪物的口腔因为痛苦收缩了一下,锁链却因为它的颤抖了而加紧了束缚。

怪物的感觉暂且不说,季卿却觉得身上的链条已经深深的陷进了自己的肉里。

铁链的另外一端却变得通红了起来,一颗红色的光珠顺着铁链向着少女这边飞了过来。

在少女伸出芊芊玉手想要接住那颗光珠的时候,嗡嗡的声音在被固定的大嘴里传了出来:

“……休……想!”

虽然这两个字说的既吃力又含糊不清,几乎全靠嘴里的气流呼出来的,但却明显是一句话。

伴随着这句话,那颗光珠停止在了锁链中央,似乎在和少女相互较劲。

这种僵局没有持续多久,光珠忽然发出耀眼的光芒,化成了十几颗小光珠,并且顺着捆绑住怪兽锁链四散飞去。

少女的反应也很快,几乎在光珠四散飞开以后,少女就用力的一拖锁链,锁链从怪物的伤口上发出了雪白的光芒,并且如同液体一般的顺着锁链流动着,似乎打算围堵那些红色光珠的样子。

红色的光珠却没有像少女想象中的那样,飞回怪物嘴里,却顺着锁链向着也被锁链困住的季卿飞了过来。

发觉怪物的动机后,少女想要再采取行动却已经来不及了,于是那十几颗光珠全部击打在了季卿的身上。

瞬间,季卿被一片红色的光芒所包围,不过除此之外,季卿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奇怪的感觉。

他只感觉到怪物喉咙一直吹出的气流已经停止了吹拂,可以想见,这只怪物已经完蛋了。

“刚刚那是什么?还有,我们可不可以不要这样被捆着了?”季卿皱着眉头向着少女问道。怀里少女过份的柔软,还有外面锁链过份的坚硬,就犹如冰火两重天一般,季卿当然不可能觉得舒服,所以他如此向着少女问道。

少女却因为他这句话艰难的抬起头,惊讶的抬起了眼睛。那双淡蓝色的眼睛直直的看了季卿好一会儿,正在季卿奇怪少女为什么这个反应的时候,少女的双颊却浮现了一丝桃红。而和前两次脸红一样,少女的脸上依然没有明显的表情。

只见她轻轻的说道:“这样不好吗?”

“请问,你的感觉神经是不是有毛病?”这个样子怎么也称不上好吧!季卿仰头翻了翻白眼,却因为瞥见牙缝间的碎尸而收回了目光。

虽然季卿觉得少女面无表情的脸红的样子很漂亮,也很有趣,但是他无意为了这种表情而一直被捆绑在这里。

“宫主,您没事吧?”

这时候,那些穿着古装的怪人却向着季卿这边聚集了过来,其中一个穿着道袍的青年看见季卿和少女的姿态,几乎想都没有想的掏出了自己腰间的桃木剑,抵在了季卿的脖子上:“混账,快放开宫主!”

“人的智商果然是没有下限的。”季卿冷淡的看着那柄桃木剑评论道:“我倒是想放,但是怎么放得开来?”

没有想到,伴随着他这句话,对方的桃木剑不仅没有放下,反而除了一个穿着暴露服装的女性,其他人却一齐的抽出了剑,对准了季卿的脖子。然后一开始说话的道袍青年再次大声的问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说话?”

这个问题问的颇为奇怪,好像这个青年认为人类不会说话一般。

但是季卿却回想到刚刚少女惊讶的表情,再回想到怪物艰难的说话的样子——那不是不会说话,而是很难发出声音,最后结合青年的问题。季卿猜测,这锁链恐怕有‘静音’效果,被锁住了就无法说话。

这个推测显然违反常识,但是现在的事态早就在正常范围之外了。

尽管进行了这样的推测,季卿却瞥了那个青年一眼,冷淡的反问:“你会说话,是因为你并不是人?”

他的话语立刻让这些怪人中唯一没有拔剑的妖冶女性吃吃的笑了起来,伴随着她的大笑,这女子巨大的胸部跟着摇晃起来,相当的惊人。

“你——”道袍青年红着脸瞪了那个女人一眼,对季卿大叫道:“竟然可以在九天玄金锁的禁制中说话?!不,不仅仅如此,之前我们的霞光阵法也对你没有约束作用,甚至因为你而被打破了,你到底是什么怪物?!”

不到一个小时时间里,竟然连续两次被质疑身为人的资格,季卿不快的皱起了眉头。

“比起这个来,辛辛苦苦那么久的内丹没有了才是大事吧!”唯一没有拔剑的妖冶女性却忽然的说道。

“不算没有,只要把他杀了,取出内丹不就好了。”道袍青年这么说着,恶意的瞥了季卿一眼,似乎想看看季卿大惊失色的表情。

可惜令他失望的是,季卿依然衣服漫不经心的表情,好像他们在讨论的,不是自己的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