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上午把EPSON的打印机送去维修了;
下午买了衣服和鞋子,1小时搞定,本来想去a cafe写报告但一直没那心,于是看了一下午的《明朝那点事》。
今天下午和叔叔碰头去他店里修电脑,本来只想小修修,我个白痴也表达不清楚哪里坏了,结果他们检测下来要大手术,于是回来时除了个壳仍是自己的其他都换了。连盘都被清理过,真的像个新生儿一样,一颗奔腾的小心脏。
哈哈,今天应该是第二次见叔叔,第一次见他的时候我大二,他来学校写检讨……由于他在我心目中一直是一个不良少年的形象所以很害怕很紧张,也没说3句话,打了个招呼就逃了。昨天,为了今天的见面,我做了很多铺垫,喝好小酒后借着那种微醉的感觉和叔叔聊了很多,告诉他,一直很怕他,因为他的气场太强大!可是今天见面,哈哈,走在他后面,大概看惯了昂恩这类大身板,突然觉得叔叔的小身板好好笑,真想告诉他,叔叔胖点吧。虽然还是和他没什么话讲,但觉得他很man这一点一直没改变。
昨天晚上一个人走在路上,有点触景生情,有点感叹物是人非,风庸附雅之后有点小伤感。于是我有点不淡定了,惆怅了一会儿,突然很悲伤感觉得自己坚持不下去了……再次真心感谢杨帆还有昂恩还有和我聊天的大家。结果就是姐站在路上和手机上的群众们聊了大概一小时后,又忘记了什么惆怅伤感,最后特开心的回家。
文人悲秋,而你却是个痞子。
PS:le saunda的高跟鞋真的很棒,今天穿着还小跑了一段,同学们,我可是踩着6CM的高跟在跑步啊~很稳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