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www.feedsky.com/challenge/art/24800/feedsky/baleeto/~/gtsp/zt4/23b49/lnk.html

随着打卡钟响起,同事们陆续都下楼吃饭去了。我在办公室里转了一圈,确定里面已经没有人了,也出门了。

楼道里空荡荡的,电梯还在楼下。这是一栋住宅楼,一梯四户,电梯东侧两户还没卖出去,空着的。电梯西侧两户中有一户就是我工作的公司,另一户住着一对夫妻,丈夫早出晚归,妻子一个人在家做全职太太。

我已经观察了很久了,也忍了很久了,今天我要采取行动。我压低了头上的帽子,用帽沿遮住了眼睛,敲响了隔壁家的门。

门里传来了清脆的声音:谁呀?

查水表,我回答了一句。今天上班的时候,我就看到了楼下贴的通告,今天是查水表的日子。

木门打开了,少妇隔着防盗门看了看我,把防盗门也打开了。我从门缝里挤了进去,顺手把两个门都关了,反锁上。少妇惊恐地问我:你要干什么?

我没有理会她的质问,迅速戴上一个面罩,把脸孔遮起来。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条绳子,向少妇走去。

少妇带着哭声问我:你要干什么?我二话不说就把她捆起来了。少妇在我手下挣扎,我冷静而细致地将她捆了起来,捆得细腻,捆得恰到好处。

少妇惊恐而屈辱的眼睛被泪水模糊,我拭去她流出的一滴眼泪,轻轻地在她耳边说:别害怕,这才刚刚开始呢。

说完,我将少妇摆到餐桌前坐下,然后转身进了厨房,拉开冰箱,在里面翻找着。少妇看着我从冰箱里翻出黄瓜、茄子、辣椒、排骨,越发害怕得发抖,只是苦于嘴巴被我用胶布封住了,叫不出来。

我挽起了袖子,认真地把黄瓜、茄子、辣椒、排骨等洗得干干净净,然后抽出菜刀,在砧板上细细地切了起来,码得整整齐齐。

开火,热锅,放油,下菜。很快,几个精致而香味四溢的家常菜就上桌了,摆在了少妇眼前,我在少妇对面坐下,盛上一碗饭,开始吃饭。

少妇在对面的椅子上,看着我吃饭,脸上渐渐泛起一层奇怪的红晕,眼神中开始流露出一丝丝渴望。我没有理会她的改变,只是埋头吃饭,吃完饭,擦了嘴,我走到她面前,对她说:怎么样?现在知道闻得到吃不到的滋味了吧?

少妇点了点头。

我接着问:谁叫你每天中午没等我们下班就做饭,味道都飘到隔壁来了,我们还能安心工作吗?以后还敢这样吗?还敢提前做饭吗?

少妇摇了摇头。

我伸手解开了少妇身上的绳子,少妇顾不上其它,捧起碗就往嘴里倒,一边嚼一边发出含糊不清的赞叹声:嗯~啊~太好吃了~

看到这些,我悄悄地走出了她家,回到公司,开始了紧张而忙碌的工作。

投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