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节后

 

        十年前的五月,作为女儿,失去了给母亲过节的资格;两个多月后,作为新生儿的妈,得到了过母亲节的资格。


 

        说不清母亲对孩子、尤其是对女儿的影响有多大,反正当年大恐龙进我家门混过一顿时间后,很认真地跟我说:你的优点无一不是来自你妈妈,但她有些优点很遗憾你没继承到,反倒成为你的毛病...尽管内时候我脾气特狗,听这话都没跟他急。我知道我确实不如我妈妈,只是比她幸运~得益于时代和眼界,我虽然和她一样悲观看世,但我更懂乐观过活。


 

        所以,一根本不想当妈的人在经历过孕期抑郁后(对,我有太多理由不开心,unexpected pregnancy,非典,母亲突然病故,放弃颇喜欢的工作,挺着大肚子抢在生产前装修完新居...),居然乐呵着一步一脚印、稳扎稳打地走到今天。在母亲这岗位上,我搅着干得相当还行。

 

        博客曾写过,天生我本不是母仪万千的那种人,再小声说一句,以前真的非常不喜欢小孩儿。正因为如此,当内个小肉球躺在那里等着喂吃喂喝的时候,我就不得不理性面对(但据说双子AB天生就有理性特质哎,养孩子之前没认真用过)。我们必须对她负责,直到她可以独立地走出家门,不再等着“喂吃喂喝”。从未惦记过养育的回报,只想她有能力自己混社会,不要再来添麻烦~如果说孝顺,这便是对我们最大的孝顺。

 

        虽然,在我长大的环境,从父母兄长那里看到的、学到的,均视孝顺为判断人品的一部分。瓜子儿不幸,她几乎没得到机会从我们的身体力行中学到如何孝顺长辈。


 

        但这一二年来,越来越能体会到瓜子儿是个“孝顺”孩子,为母相当欣慰。

 

        上周大恐龙说下班后要去和某公司的chief scientist喝一杯,吃饭不必等他,会比平日晚些回家。一直到晚上十一点仍不见人影,打手机是留言、发短信不回。从来没有过这种情况,不免担心起来,资本主义国家很乱哒。十二点多,我在寻思着是否打999之前,终于打通他的电话。Y还挺美的呢,得得瑟瑟地哈喽亲爱的什么的,我TM这叫一撮火,说了两句脏话就挂断。直到第二天早上也没搭理他。

 

        瓜子儿吃早饭时我把前一晚的前前后后全部讲给她听,她吃完就上楼站在刚洗完澡的大恐龙面前问昨晚为什么回来那么晚。大恐龙嬉皮笑脸地说,哎呀funny story,昨晚见的这人聪明、做的事儿也有意思,而且我曾有相关经验。我们喝了一瓶红酒后他不想走,我就说一起晚饭吧。我们去了一墨西哥餐厅的地下房间,他坐背靠墙的位子,我坐他对面,吃着聊着,服务员来说让我们结帐、餐厅要关门。我回头一看,餐厅一个人都没有了。我们俩一看表,天哪12点啦。

 

        瓜子儿听完,严肃地问:What’s the funny part? 大恐龙愣住,瓜子儿紧盯一句:What’s funny about that? 大恐龙这才明白瓜子儿是来问罪的,情知理亏只好讪讪地说,我跟你妈咪道歉了,她不理我。我保证以后不这样了。

 

        嗯,甭管她跟她爹地有多好,关键时刻还是很主持正义的。


 

        每天晚饭后瓜子儿吃一钙片,过来抱我一下,例行。这段时间我开始吃钙片,她就顺便把我的也拿过来。

 

        (我吃钙片的背景是酱紫的。前不久和瓜子儿在房间打闹着玩儿,跑着踩到脚垫上,脚垫一滑我就四仰八叉倒在地上。摔得那叫一个狠,瞬间几乎不省人事,后背疼得我呀想叫唤半天出不来声,都闪念到高位截瘫了。事后大恐龙语重心长地说:成天打打闹闹的,我也不指望你能有个成人样了,但你这把岁数的人骨头禁不住摔,你知道老年人死亡的原因之一就是胯骨摔裂不愈合、然后各种并发症么...然后就给我买了钙片,然后瓜子儿就比我还把这当回事。)

 

        瓜子儿拿给我的时候我通常都还没结束晚饭,等吃完就忘记吃药。说实话也不是全忘,就觉得我离内摔裂胯骨、不愈合、走向生命终结的老年还有段距离。第二天早上她看一板药片上一粒没少,会恶狠狠地说:你昨天没吃!每天如此,我就跟她哼唧:我不爱吃内个,要吃两大片,我嗓子细咽不下去。她拿自己的钙片瓶仔细看了下,说那你以后吃我的这个吧,成人也能吃。嚼着是草莓味儿的...她要看着我吃下,否则不抱我。


 

        从来不会把孝顺当作对她的要求,但只要懂得尊重,懂得感恩,懂得如何去爱他人,“孝顺”就显得很低端、很简单、很自然而然。

 

        其实本篇开头时是想聊母亲对孩子的影响,还是不能...这个不算跑题算换题。明年母亲节的演讲内容都想好了~母亲角色助我成熟,比如从一巨怕老鼠的人,华丽丽转身,视老鼠为宠物...思路是有了,写不写另说着。


 

        今天瓜子儿吃过维生素后过来抱我,我说母亲节咱俩合个影吧。大恐龙举起手机拍照之时,她居然跟我玩阴的,一下闪到我脑后~本来她一直都很孝顺的,跟我合影时总是自觉地把小脸儿凑得离镜头更近,帮忙让我脸小些...我俩撕扯着拍下这张,我成功地,显得,脸挺不大的吧...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