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周梦为蝴蝶,庄周之幸也;
蝴蝶梦为庄周,蝴蝶之不幸也。


这是冬天的开始。

而冬,往往也看做“终”,万物的收藏。

开始一点一点收藏起自我,也一丝丝晕染出应有的形貌。

无论酒神还是日神,醉境抑或梦境,

都是幻觉的疆域。
如今方知,全是绮思并不真切,亦真亦幻才令人出离,蘧然物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