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2日 01:51
我问树苗,今玩啥了? 滑梯圈圈沙坑。问:吃啥了?
顾左右言它。我心说嘿,吃小灶要掖着?某人说:告妈妈吃啥了?树苗说:没有!过一会某人又问:中午吃什么?树苗正看电视,脱口:汉——米老鼠穿鞋子!
我走开了。某人说:怎么不说吃汉堡包了?小人拿脑袋堵爹的嘴,表示——你这没心眼的!
这不是第一次了,上次他和他爹出去吃了汉堡包回来也这样。小坏孩大概以为汉堡薯条是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了,吃不到的人很悲惨。切——。没口福的家伙。

10月6日
树苗最近可爱看starfall学英语了。后妈说:要看那个先唱个歌来听。树苗勉为其难唱了字母歌。后爹也凑热闹,给爸爸背个诗再去。树苗扭了半天扭不过大腿,,飞快的白依山尽黄入海流欲穷件目更上层楼。爸爸不满意,说再来一首。树苗抗议说:你说背一首,我就背一首!

10月7日
树苗洗完澡后某人给他穿衣服,水滴石穿地教背唐诗: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 树苗一门心思要学ABC, 不耐烦的说:爸爸使人愁。
树苗吃完面条,把叉放盘子里,忽然说:这是盘中餐(叉)。 我们从来管背不管讲,讲了他也未必明白。现在决定还是不讲,难道我们的讲解还能比唐人诗更美更直白? ——懒人总是有借口的。

10月8日
树苗这两天开始大量冒话,有话痨倾向,洗澡时我隔墙听,里面说:我是rainbow, 大家好。我是章鱼。大家好。然后rainbow 和章鱼开始唠嗑了。2。政治正确。今天我接他回家。说,想爸爸了吧?树苗说:想爸爸和妈妈。

痨给我看图说话:三角形里是小姑娘,圆形里是大灰狼。大灰狼阿呜一口,把小姑娘吃到肚子里! 我启发说:然后呢?有没有人来救? 树苗说:有,米老鼠!
我说:米老鼠怎么救她? 树苗说:米老鼠说,大家好,我是米老鼠! ——我不敢置信:就这样救啊?树苗说:对!-我腹诽:和我爸爸是李刚一个路子。

小坏要爸爸帮他一个什么忙,拍马屁说:爸爸是神秘妙妙工具! 某人凄凉的说,是妙妙工具——。 小坏玩拼图,要妈妈来围观,诚恳的说:拼图一个人玩不了,两个人玩得了。

10月12日


苗昨天下午5点半就昏睡过去了,似乎知道我要去参加他家长会似的。我6点出门,赌猪6点半不知道到家没有。树苗被支起来又睡了。我昨天10点不到上床,
预计早起,可是看书到11点半。早4点就叫人,我送了一杯水,没好气说:睡觉!树苗安静了一会,到5点又正式叫人,过去看,小难民似的踞坐在床角等大赦。


苗指示:不要带面包,米饭和酸奶,只带苹果和黄瓜。
我还是烤了小bagutte做三明治。周三一般出门玩,给带了可可牛奶。树苗立即要喝,赌猪万不该说:这个在外面和小朋友们一起喝。树苗头摇得都结巴了:
不小朋友,不一起,喝。没出息样——我说:人家也有爸妈给带喝的,不分你的!
赌猪写了几个字在客厅沙发上晾。树苗问:什么字?我说:女。爸爸是
男的,妈妈是女的,你也是男的。树苗摇头说:我是女的。我说:你是要和妈妈一样?树苗点 头,对!我是女哈(孩)。 其实学英语的时候,i am a
boy, 挪威语的gutt 和jenta 都还挺清晰。感情绝对影响理智哈。

树苗班就一个挪威土著,其余全是移民或者混血孩子。昨开家
长会,有个巴基斯坦爸爸还挺活跃,听挪威语大概也是移2代。但是裹头巾的妈妈们也不是不发言。幼
儿园也搞多元文化,墙上挂着Urdu语数字,孩子们还过开斋节,画hanna。4岁的小朋友还会学点索马里语或者Urdu语回家去。

10月13日

苗喝可可牛奶。我问你:今天喝几杯了?树苗说,1,2,3。对。早上一杯,带水壶到幼儿园一杯,下午回来喝了一杯。 我继续:你再喝一杯,是多少杯了?
树苗试探说:31?我说不对。他抓狂了,1,2,3,4,5? 怎么也蒙不对。看来这到嘴里的和没到嘴里的就是有本质区别阿。

10月16日

气节篇。 又央赌猪出去遛树苗。树苗说:妈妈也去。我说:妈妈要干活阿,挣了钱给树苗买汉堡包。树苗犹豫了一会,说:我不吃汉堡包了!——不过最后还是被卷出门了啊哈哈。

10月18日
树苗现在爱说:我是小姑娘!我是米老鼠! 拿我一个蝴蝶结发卡在胸口:我是唐老鸦戴蝴蝶结! 拿一个新的尿不湿放在脑袋上——我是屁股!
某人擅长用一种平缓的声波催眠树苗。今天给小人洗完澡穿衣服时给我示范,对着小人:“你困不困-你困了-眼睛闭上了”。我很配合的装昏昏欲睡东倒西摇制造气场。 树苗一声大喝:当当当! 我笑:狮子吼把你的魔音入脑破功了! 树苗纠正我:不是狮子吼,是闹钟!

树苗昨天说:妈妈是高飞-妈妈鞋子臭! 我惊恐的想,这是演绎推理也就罢了,如果是归纳推理我是洗冤还是灭口呢?
早上利用换衣服时间,教: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红豆,春天发芽了。 树苗立即指着自己的牙响应:发牙了!

晚上吃饭,树苗的面条烫,要等一会再次,关心地看着已经开吃的我们问:妈妈,你的面条烫不烫? 爸爸,你的饭烫不烫?

2011 10 25
1 TV babysitting

树苗对英语ABC的热情转向挪威语字母表。我觉得他看电视和电脑屏幕的时间太多了:早上起来,7点到7点半之间,30分钟。下午回来,5点到5点半看巧虎或者米老鼠,5点半到6点半是儿童节目或者电脑上看starfall.com。

前几天我在准备一个报告没办法。今天他6点半起来,我陪他吃早餐,带饭盒的磨蹭到7点半,准备送走,结果赌猪也起床了,就由他送——磨蹭到8点才出门。

晚上回来,在电脑上看儿童台的节目,到6点我就让他吃饭去。

下一个目标是争取每天只看30分钟电视。

10月30 日

树苗这两天在家画画,水平有长足进步,从胡乱图“太阳光”,到画“蝴蝶”了。 还是侧面的,身体还是毛毛虫,无数只脚。
今天上午看见一盒水彩,说:要画这个。我给他安排在餐桌上画,告诉他怎萌画,他坚持错误路线。但是过了一会,点头重复步骤:水-彩-纸。 橘黄色的一堆堆,据说是米奇公园野餐区。

我说:吃饭吧? 然后要收拾他的东西,树苗说:这是我的画,不要动。完全就是我平时说:“这是我的电脑,不要动”的口气。


天感冒了大概,嗓子火烧。吃了感冒药,被树苗强迫看ABC,
极度昏沉。我决定坍塌了,说:妈妈睡一会阿。自己上床去了。树苗进来视察,说:这是我的枕头。拿走了。我换一枕头。树苗又进来,说:这是闹钟。他拿了个闹
钟进来放在床头柜上,亲了我的脸一下,然后悄悄拉上门走了。足见,三岁小孩也有靠谱潜力!

起来后,出门看挪威电影研究所的儿童周末场。树
苗想看《怪物公司》,但是年龄限制是7岁。维尼熊哈罗温的票卖光了,可以看加场。我们出去转悠,问:看建筑设计的儿童特展还是去买菜?树苗说:吃汉堡包。
他现在完全能吃成人一套:培根双层肉饼,土豆条,喝汽水。反正一周一次,现在也不给糖果和巧克力,我就随意了。然后去看电影。外间有许多儿童玩具,一些小
男孩在玩火车和大拼图。树苗石化了,不肯进去。我说:电影在里面阿。他缓过来后,被拉进来。大概是博物馆放映video大小的房间,中心铺圆毯,四五小女
孩里面坐着,大人坐旁边木椅。
给树苗脱了鞋子,他拘谨坐在圆毯外面。我坐开了。电影逐渐吸引了他的注意。这个维尼熊哈罗温的情节和画我都心里给个中评,但是许多大人看得会笑出声来,大
概是心里有熊的缘故。 这次树苗比上次看RIO强多了,看到一半过来在我腿边坐下。我靠墙昏沉着睡着了,最后头一抖的时候,电影也结束了。


苗出来拿了个橘黄色气球玩,我和旁边一工作人员确认能不能拿,那人粗短身材,在看自己的macbook,表示不懂挪威语。是英国人。他说:没问题!没问
题!其实我还挺想拉呱一下,看他的注意立又回到屏幕上也就算了。树苗拿着球,出门还颠球。我说:外面风大车多,或者吹走了,或者被车压了都不好。让他捏
着。也没有捏牢,一会他就去追球了。弯腰一抓,正好压在球上,球啪地成了两小团橙色塑料。树苗自然放声大哭。我微笑地拉起走。走了两步也不哭了,也乖了。

回来问:看了什么?电影里有什么?也不知道。经提示说,噢! 老虎!

后洗澡。当然不肯洗,我说:那么妈妈去洗了。赌猪总结经验,树苗弱点就是贪。只要作势去用他的洗澡玩意/牙刷/饭,这是树苗绝对不会允许的,一定是哭着喊
着跟过去:我洗-刷-吃。 洗澡的时候唱歌,表示心情愉快。今天给各个玩具都取了名字,一个叫妈妈,一个叫 Randi.
擦干的时候,浴巾蒙脑袋上,装鬼。自己穿衣服,宣告:树苗会了,树苗会了!

不肯吃晚饭,洗了澡,看了看书,自己睡觉了。

感想:比带一岁多的孩子,感觉完全不同了。一岁多比较象发条玩具,现在比较象声控玩具,嗓子受累,乐趣多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