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88歲的德國老頭兒波爾被判終身監禁:因為六十多年前身為SS-Mann的波爾槍殺了三名無辜荷蘭人(SS是Schutzstaffel的縮寫,指納粹黨衛隊)。其實早在50年代波爾就已經上過戰爭法庭,只是由於當時聯邦德國一直沒有交送此人,事情就一直拖到現在。網站上對他面部的特寫照片很扎眼:發福而方正的臉,全是皺紋,帶著老人特有的那種遲緩和凝重。一個看著很平常的德國老頭兒,但很難想像,這六十多年他是怎麼度過的。用新聞引述的話來講:他每夜都在請求那些死者的原諒,他時日無多,他接受任何判決。但波爾也說,當時20出頭的他是個Fanatiker,當時他認為他所做的都是正確的。

今天,google中國終於宣佈停運google.cn了。支持的、說風涼的都有,借此大作政治文章的也有。但整件事都顯得很滑稽,因為網絡審查要屏蔽哪些詞,用腳趾頭都能想出來(一個詞就能包羅萬象:天安門),聰明的中國網民誰會不知道天安門是怎麼回事呢?但可笑之處就在於:一方面中國政客還拼命不想讓你知道,外國政客還拼命想讓你知道,但另一方面他們都應該心知肚明我們其實早就知道了!所以呢,事情變成了純粹的“鬧劇”——這就是國家之間政治鬥爭的本質:無聊、扯皮、非理性、相對主義。 

說到底,都是一群虛無主義、相對主義的受害者。年輕時的波爾如此,天安門也如此,中國政客如此,外國政客更加如此:他們只能在鬥爭、對立中找到活著的意義,而不管這點點殘存的意識形態的意義是多么的荒誕和可笑。 

20年都過去了,政府應該有氣度和能力解決好這些問題,不然會永遠處於被動。政府應該對自己的民眾有信心,像中國人民這麼容忍大度的群體世界上哪裡還能找得第二個呢?可惜政府對自己都沒有信心。經濟的發展固然可以給你底氣,但那是虛的。真正的信心只可能扎根在中國自身的文明性中。而中國文明的本性恰恰就在於她最講人性、最講包容。世上還有哪種文明,像中華文明那樣,那麼早就已經在徹徹底底地思考“人究竟應該怎樣活”這麼一個關涉人類根本的問題呢?她不僅思考了,而且還給出了人類有史以來最為卓越的回答。想知道答案,請移步五經四書,並請對觀西方經典。可惜,這些書中國政客是沒讀過的,當然更別指望外國政客會讀了(十六、七世紀的歐洲哲學家倒是讀過些二手中國書,他們便欣喜借去啓蒙歐洲近代了)。於是結果就是,他們這麼多年來總擺著同樣虛假的把勢鬥法,但未曾解決任何實際問題。 

但若能牢牢背靠民眾,扎根中華文明之本,中國完全可以跳出這個荒誕怪圈。對內,請充滿信任地傾聽民眾的批評,別再說疫苗沒問題,也別再說前路充滿荊棘;對外,請充滿自信地化解敵人的挑釁,別再說歷史自有定論,也別只會表示強烈抗議。這些都是不自信者才會有的遁詞。有中國人民這樣的民眾,有中國文明這樣的資源,政府啊,您還有什麽不自信的呢,儘管放心大膽、大刀闊斧地做起事實來吧。

今天,還有一事:我想把自己的這些想法大大方方寫出來,所謂“敏感詞彙”都是自我屏蔽而已。中國若人人皆以一顆愛國為民的自信心,以一顆愛世界為人類的博大心去真誠地面對世界,這一輪一輪上演的“鬧劇”才會败兴收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