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的飞机,回烟台,爸爸妈妈要来接我,觉得很不忍心,又拒绝不了。
        也许这么多年过后,我仍然是那个被娇惯的女孩儿,走了这些路,遇了这些人,总是善意的人多,美好的事多,常常反思自己的任性和幼稚伤人误事,却总走不出这种反思的循环。
         这个七夕有点特别,一边孤独,一边思念。在我的心中,渐渐画出了感情的界线,这个过程很慢很迟,但总归给了我未来的方向,它像蕴藏在身体里的脉搏,跳动地越来越清晰和强劲。然而莫名其妙地怀疑了,怀疑了许久以来的信念。原来随着年龄的增加,人会偶尔找不到真实的自我,它藏在心灵的某个角落和你捉迷藏,需要我们耐心地寻找。
        不知道是不是想法在脑海里盘旋了很久,或者是在细碎的地方压抑了心情,自己的情绪和怀疑在一个时间集中地宣泄出来,像刚刚袭来的台风,一夜的风雨,携走了漂浮在空气里的沙尘。
        在鄱阳的时候身体很累,而心中有股力量支撑着,它让我学着调适自己,学着一点点克服胆怯,拼贴出属于自己的归宿感。期间我们去了鄱阳湖,五个人坐在船边,把脚伸进温润的湖水,感受它的冲击,一边举着手,迎着风叫喊,星星点点的水珠打在脸上,很舒服。在和曹老的接触中了解了他的过去,那些故事打动人心,让听的人面含笑容,展望未来的耕耘和收获。回想过去的半个月,疲惫神奇地消失,留下了压力和勇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