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捕获老鼠。

背部疼痛趋缓。

南方深成还是亏了。

虽然很喜欢蛤蟆的设定,还是决定暂时停追《仙葫》了;虽然不喜欢无罪的设定,还是决定追《罗浮》了。

年内多次回杭,都急匆匆的。走在路上,比上海还要潮湿,当年却不觉得,想起雨中的宝石山、杨公堤,还有大家在凤凰山上看烟花,那个时候大家都在写诗。公安机关的效率令人吃惊,十几分钟就搞定了。在高新区连开7张户籍证明,她们态度仍然很好。明天去深圳,听老婆说了香港某某谋杀案后,竟然连带对深圳也嫌弃了,还是长三角感觉好些。八卦吴宇森,由发哥和《变脸》集聚起来的好感也一下子烟消云散。人是这么容易受周围的人影响。对《让子弹飞》还是挺期待的,决定掏荷包看下,本来也准备看《西风烈》,看起来是没时间了,向四位警察致敬。

当觉得自己可以怎么样的时候,实际上离这个怎么样还是那么远。由渺小产生命运感,由命运感产生虚无,又由虚无转为逆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