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出门都泡在星光68,买不起穿的用的,吃喝还是富余。真的神马都涨了。沙田柚千盼万盼出来了,15一只,还不地道。随便一碗面,12块。那天吃寿司,也涨了。远东的衬衣,随便1k多,星光68的,当然随便就上2k。朋友见面都在说,不敢买东西了。我倒觉得,物价疯涨应该刺激消费,可买可不买就买,明年甚至下个月,说不定就更买不起了。说不定2012是真的,捧着没有刷完的卡灰飞烟灭,无论如何不合算。
嘿嘿,冒皮皮的。我其实并没有在星光68猛烈刷卡。很多时候宅在家里作文艺范儿。最近几天看的圣殿春秋,就很不错。主线是十一十二世纪的英格兰,一位草根建筑师建一座大教堂的梦想,其间贯穿了教会、王室、贵族和草民杂乱的生命交集,爱恨情仇。信念和梦想与艰难的世事之间的纠结。端的好看。看完了,像过完了自己的一段人生。这个故事的构架,以国内电视人的智商,或者他们估计的广大人民群众的智商,拍100集,分5季没问题。但是,人家只拍了8集,每集56分钟左右。感悟是:历史的经验又一次告诉我们,做人难,做个好人更难。做个高尚的,忠实于信仰和梦想的人,难上加难。反之就容易。
读《合肥四姐妹》,感叹她们的成长和生活无可复制。前十年都因为对现代自由知识分子的经历感兴趣而粉民国,前一阵更是到处转发野夫的《访台归来,民国屐痕》,还有陈丹青的访谈《赳赳民国》,跟所有我认为对那个年代那些人有仰慕之心的朋友分享。而这一次,书里那些面目模糊的奶妈、保姆以及佣人,一些语焉不详的关于他们生活的描述,突然让我心有所动。那个年代为数众多的底层民众,一生颠沛,命若浮萍,一辈子没有吃过一顿饱饭,没有认识一个大字,不是为了逃荒,没有离开过自己的村庄或者乡镇。兴,他们苦,亡,他们苦,日本人来了,他们苦,打内战了,他们苦。没有人记录他们的生活,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名字,没有人知道他们长什么样子,有过怎样的辛酸和无助和绝望。活着,像一棵草一粒沙那样卑微。一旦大的天灾人祸来了,他们首当其冲地变成冰冷的死亡数字。这里说的并不包括张家那些下人,我只是由那些人联想到还不如他们幸运的真正的一无所有的底层人。所以,民国有民国的风采和光华,更有民国的荒凉和残酷,也许,说残酷其实远远不够。
同时也在重温《一个欧洲人的回忆》,很多时候,一东一西,讲述的是同一个年代的事情,叫人无比感慨和纠结。
常常这样,对比着读一些书很有意思。最近发生的有:夹边沟记事对古拉格群岛来比惨。《名牌至上——亚洲人的名牌拜物教》,对比《身份的焦虑》,明白其实虚荣和内心的欠缺底气,不只是亚洲人的问题,也不只是现代人的问题。而是50步和一百步的问题。
宅并幸福着。特别是,这次荣和回来,没事就请我们吃饭,吃完饭就一定要喝一泡金骏眉才可以离开,甚至有时,怕对我们不够好,饭前还来一泡开胃。
还有很幸福的事情是,几乎每天下午都去爬金紫山,呼吸新鲜空气,看山顶道豪宅,走那条既没有人也没有车只有大树和山崖的幽静的路,最近还白改黑了。那条路,不但不像重庆,都不像人间。